马克思墓拜谒记 | 金衡山
2019-05-14 07:59:56 作者:金衡山

webwxgetmsgimg1.jpg

海格特公墓里的马克思纪念碑

到伦敦的第三天,去瞻仰马克思墓,天有点阴沉,淅淅沥沥地下着雨,气温也低,尽管早已是夏天了。马克思墓位于海格特公墓,在伦敦西北部,从我们住宿的东部过去乘坐地铁要近一个半小时。穿越了大半个伦敦城后,从地铁站出来,开始了虔诚之旅。我们费了些周折,一路步行到距离公墓不远处。

与伦敦城里的一片热闹景象不同,这里行人稀少,一片寂静。有些路段是石子路,雨天踩上去会打滑。周边的房屋都是建在山坡上,都是公寓房,平顶,窗户小小的,橘黄色的外墙已显老旧,变得灰暗,看上去有些年代了。走过一个拐弯处,眼前出现一座类似教堂的建筑,哥特式的尖顶在灰蒙的空中尤其显眼。绕过侧边,来到正门,门口竟然有铁栅门把守,而里面是一个通道,再里面则是一片空旷的草地,后面矗立着一排房屋,再后面是一排青松,两层的哥特式带有烟囱的洋房。从铁栅门往里看,草地葱绿,被雨水淋得湿漉漉的,细雨中午后稀有的光亮在里面静静地流淌,宛如童话一般。门口有标志,说明是私人住宅,很想进去看看,但实在是没有这个勇气去打搅,于是只好在门口拍成一队,拍照留念,也算是到此一游了。正好有一个英国小姑娘在路边,这位穿着校服、身背双肩包的女孩成了我们的摄影师。从她那里了解到,她就住在这个大宅院里面,一共有十二户人家,房子的年代也不知有多久了。小姑娘知道海格特公墓一个靠近马克思墓的门,她领着我们走上了一个山坡,拐过一个弯口,我们到了门口。

门是敞开着的,但小路中央被一根拉起来的绳子挡住了道路,门口有一间门房,看马克思墓需要收费,每人四英镑。收费者是一位和蔼的老太太,给我们一张地图,指点马克思墓的位置,还有周边其他一些名人的墓:乔治·艾略特,维多利亚时代著名女小说家;赫伯特·斯宾塞,哲学家,社会达尔文主义的创始者,以及去世不久的英国马克思主义历史学家埃里克·霍布斯鲍姆。很显然,只有马克思墓收费,因为来者大多是去看他的。

走吧,你和我。

墓区小道边满满的都是坟墓,有的在地面上矗立着很有艺术性的建筑,像是小小的宫廷的门,配有天使相伴。有的只是一块简单的墓碑,标着生卒年代,更简单的,墓碑都不是树立着的,而是干脆平放在地上。

etmsgimg.jpg

海格特公墓

过了一个直道,再过一个弯道,两边大树参天,仿佛是走进了林中。弯道口,迎面看到了一座纪念碑,走近了,是马克思纪念碑。花岗岩的碑座上刻有“卡尔·马克思”的字样,并写明马克思生卒年代,生于1818年5月5日,卒于1883年3月14日,此行的上面是马克思的夫人燕妮的生卒年代,她比马克思大四岁,先于马克思两年辞世。下面是他们的一个外孙和一个女儿的生卒年代。纪念碑的上方刻有一行字: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Workers of All Lands Unite)。出自马克思和恩格斯1848年撰写的《共产党宣言》的最后一句话。下方刻的是: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 (The Philosophers have interpreted the world in various ways. The point however is to change it)。出自马克思1845写的《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中的最后一条,马克思生前没有发表这个提纲,恩格斯在1888年出版《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时把马克思写的这个笔记式的提纲附在书后。

碑座上是一尊马克思的头像,老年马克思的形象。浓密的卷发和络腮胡子包围着脸孔,额头上皱纹深如沟壑,浓眉毛下一双深邃的眼睛,鼻梁直挺。马克思的眼神坚毅,他或许在和来看望他的人打招呼,但更多的时候他在思考,一个人独立地思考。

这座纪念碑和雕像于1956年3月14日矗立,由时任英国共产党总书记的哈利·波利特揭幕,其时离马克思逝世73年。

1883年3月14日下午两点三刻,马克思在伦敦逝世。3月17日他的家人和朋友为他在伦敦海特格公墓举办了葬礼,参加者十人左右。恩格斯在葬礼上发表了讲话,后来这篇演讲以著名的“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为名刊行于世。讲话开篇,恩格斯这样说道:“3月14日下午两点三刻,当代最伟大的思想家停止思想了。让他一个人留在房里还不到两分钟,当我们进去的时候,便发现他在安乐椅上安静地睡着了——但已经永远地睡着了。”恩格斯说马克思是当代最遭嫉恨和最受污蔑的人,各国政府都驱逐他。“无论保守派或极端民主派,都竞相诽谤他,诅咒他。他对这一切毫不在意,把它们当做蛛丝一样轻轻拂去,只是在万不得已时才给以回敬。”这让人想起了马克思在《资本论》初版序言中引用的但丁名言:走自己的路,让人家说去吧。

天色已近黄昏。我们在马克思纪念碑前静默了一会儿,然后去找寻马克思墓葬处。按照地图上的指示,应该在纪念碑后不远处的墓群中。我们进入一条小道,按图索骥,再踏入一处墓群,寻找多时,始终没有发现马克思的墓。后又从另一边进入寻找,也没有发现。雨停了,伦敦的傍晚降临,天呈紫蓝色。于是,原路返回,出门时,询问那位慈祥的看门老太太,她说马克思的墓就在地图上指示的地方,墓非常简单,墓碑是完全平放在地上的。

原来如此。原本就不应去打搅马克思,就让他静静地在那里安息吧。

已到了墓区关门的时刻,这时又有两个年轻的欧洲人来到,他们也是去瞻仰马克思的,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找到马克思的墓葬处?


作者:金衡山
编辑:范菁
责任编辑:舒明

*文汇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热门评论
打开文汇APP,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Logo

文汇报

源于事实 来自眼界
Down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