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旅笔记 | 吴建国
2020-08-01 18:41:25 作者:吴建国

0 (2)_副本2.jpg

麦种

八路军的这支部队东渡黄河一年后,营长接到命令,要他率部在陈川铺的公路口上,阻击进山扫荡的日军,时间四个小时,以掩护根据地的党政机关和人民群众转移。这是日军的一次局部行动,很突然,天刚亮,日军就到了。来不及构筑工事,借助有利地形,一百多名八路军干部战士,阻击日军两个中队的冲击。战斗至中午时分,已经完成了阻击任务,但敌人的攻击没有间断过,这使得部队没有调整的时间和余地撤出战斗。直至天黑,全营剩下的三十多人中,有轻重伤员十多名,营长命令,掩埋好牺牲的战友,就近撤到公路里侧一个叫鱼儿沟的小村里。

鱼儿沟四面环山,进村的路只有一条,在悬崖和深山沟的中间,像一条靠山的河岸,很窄,驴车勉强能通过,长度足有三百米。营长熟悉这里的地形,只要封锁了进村的路,村里是相对安全的,这有利于救治重伤员。

“你们、你们是八路军?”黑暗中,是一个老人的声音。

“是的,老大爷。” 营长迎上去,“你老人家怎么没走啊?”

“是村长让我等着的。”老人看到了躺在院子里的伤员,一边让大家进屋,一边仰起头喊:“客来了——!客来了——!”

营长和他的战士们都在纳闷,不一会,村里几十口人都回来了,男人们的肩头都搭着一圈圈攀山用的麻绳。

村长和这片几个村的干部,是春天里在县里开会的时候,认识营长和这支部队的。上午,他们站在山顶上,看到大队人马朝西北方向缓慢移动,如果不是营长和他的战士们阻击日本鬼子,整条公路上定会血流成河。村长由此想到,鱼儿沟离山口最近,打阻击的队伍说不定会到村里来,因此和乡亲们商量后,决定不走了,就在山上等。

“家家户户,点火烧水做饭;刘七狗,把你家的药拿出来救治伤员;五柱你们三个把猎枪扛在肩上,到村口去放个哨,你们耳朵尖,听仔细了,有动静马上向八路军的同志们报告。”村长对营长说:“我估摸着,天亮前,鬼子不敢进来的。”

营长还是不放心,他和村长一起来到村口。“鬼子的伤亡也很大,又打乱了他们的扫荡计划,他们是不会甘心的。现在,外面的道路已经被鬼子封锁了,我们要做更长时间的准备。”

村长点点头,“我这就去安排。”

晋西北的初冬,半夜里已经寒冷难当……很快,战士们每人吃到了一大碗滚烫的麦粥。天亮了,守在村口的营长习惯地观察着地形,他发现旁边的这条深沟宽足有一百米,底部流淌着的水道有两米宽,两侧都是田地,这就是鱼儿沟,多么好的地方!卫生员来了,他向营长报告:伤员都处理好了,老乡拿来的药很管用。他还报告说:“村长和大家商量后,把全村一百多斤麦种拿出来了……”

营长的眼睛湿了,他对守在工事前的战士们说:“同志们,老百姓把麦子种在我们身上了,我们一定要消灭日本侵略者,还老百姓更多的麦子,让他们过上丰衣足食的日子!”

觉悟

车副参谋长分管车辆装备,新兵们误以为,部队的首长管什么事,就称呼什么姓。因此,一位管后勤的副团长本来姓李,我们都叫他后副团长,闹了笑话。

车副参谋长是老革命,1946年16岁的时候,从少年儿童团直接转入了县大队,那年,他加入了共产党,当了县大队的分队长。他说,他的革命生涯里,有过两次重要转折。

第一次,他因为想娘悄悄跑回了家。娘知道儿子没有请假是犯了纪律,往他手里塞了几张鸡蛋烙饼,叫他连夜回到队伍上去。他穿过胶烟公路的时候,正好碰到野战军从前方押解俘虏回来,天蒙蒙亮,他站在路边数着俘虏,心里甭提多自豪了,仿佛是自己参加了战斗一样。这时,跑步过来了几名野战军的战士,大声命令他:“入列!”他们一定是把他当成开小差的俘虏了。他说:俺是县大队的,自己人。野战军的战士们居然没有相信他的话,他被推进了俘虏的队伍里。在莱山的俘虏教导团里,填写情况表时,他如实说了未请假离队回家看娘的事实,教导团政治处的领导喜欢这个倔强的小战士,说:你一个毛孩子,留在这里好好学习学习吧,等提高了觉悟,再让你归队。

县大队的分队长成了俘虏教导团里的学员,他情绪低落,捂着耳朵不听政治教员讲课。他编入的这个中队是国民党军队的大半个营,营长是个有文化的人。这天,他对他的部下说:“弟兄们,我们以前为谁打仗?为一个专制腐败的政府打仗;共产党解放军为谁打仗?为老百姓。在共产党的地盘上,土地分给了每一个老百姓!因此,我决定加入解放军的行列,跟着共产党,为每一个老百姓都得到土地,都得到幸福安康的日子而战斗。”

他愣了,他是第一次听到曾经的敌人讲的革命道理。

教导团的领导表扬了这位营长,说他有很高的政治觉悟。这个中队也因此全部编入了华东野战军的部队,国民党军队的营长当了解放军的营长。

他回到县大队后不久,他所在的县大队也编入了野战军的系列,他的心里一直记着这位营长的话,他想,就连过去的敌人都说共产党好,那俺们自己还有啥说的,跟着共产党,一心一意干革命呗。

第二次转折,发生在淮海战役的战场上——他当连长不久,华野首长命令他们团连夜强行军135里路,在沂河一线设伏,阻击国民党军两个师的增援,这个战略意图的后面,还有防止从我军包围圈里突围的敌人和这两个师会合的可能。急行军是以连为单位各自行动的。甚至营连级的指挥员都清楚,影响这个仗制胜的不利因素是远离大部队的后勤保障。他率领的连队最先赶到沂河边构筑工事,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随他们连行军的老百姓的支前车队也到了。这场阻击战打了七天,七天里,弹药物资没有中断过,重伤员都得到了救治,不幸的是,他们连身后支前的老百姓也出现了牺牲,而牺牲的这八个人都是来自一个叫斗沟的村庄。他自责难当,撤出战场的时候,他和全连的战士们跪拜在牺牲的老百姓坟前,这个时刻,他明白了一个道理,人民的支持,才是一支军队取得胜利的基本保证!

部队渡江后他当了营长,那年他刚20岁。他带兵打仗的办法很多,但政治思想工作的方法却很简单,就是给战士们讲俘虏教导团里这个故事,讲沂河阻击战时老百姓的支持和牺牲。新中国成立后,到六十年代初期,他已是东南前线后勤基地的副师级司令员了,他还是用这两个故事两段话,勉励自己也教育他的下属。在后勤基地建设初期,为少挖一棵老百姓祖传的橘子树,他让进入营区的大路转了很大一个弯。

“文革”开始前,后勤基地撤销了,他调到内地某机场担任正团级场站站长。八年后,这支部队精简了,他调到我们部队担任副团级副参谋长。他没有向组织提任何要求,坚决服从命令履行职务。车副参谋长精通业务,严格要求自己,严格管理部队,知道他革命经历的人,都为他感到惋惜。他还是讲这两个故事两段话,让我们这些新一代的干部战士深受教育和鼓舞。战备油料存储不足,他亲自驾车组织抢运油料,连续两天两夜没有合过眼。基层连队战士的父母来部队驻地治病,都可以用他的工作车接送病人,月底发工资的时候,他自己到财务科交汽油钱。

八十年代末,他到了退休的年龄,部队党委向上级请示,想让他享受师级待遇办理离休,他知道后,直接打电话给兵部首长,“为我一个人改变一条部队的规定是不应该的,想到那些牺牲的战友,看到今天老百姓的生活,我的心里充满了内疚和不安……”

后记

2020年4月14日上午,我收到黄浦区基层党建信息管理系统的微信:今天是您入党41周年的纪念日,希望您牢记入党誓词,不忘初心,为实现梦想努力拼搏……

这个时刻,我又想起了近二十年军旅生活中遇到的许多共产党员,他们让我心潮澎湃,夜不能寐!说“老百姓把麦子种在我们身上”的是我们兵部的首长,这位当年的八路军营长,一生都在践行“还老百姓更多的麦子,让他们过上丰衣足食的日子”;时刻感到愧对牺牲的战友和老百姓的车副参谋长,济南战役的时候被炮弹削掉了右边的臀部,他一生拒绝领取《伤残军人荣誉证》,他心里的内疚和不安,恰是形成一个共产党员思想品格和觉悟的基础。

今天,记录这样的故事,对于我,本身就是一堂党课,他们又一次让我感到自豪和荣光,感到来自于这个称号的巨大力量!当年的八路军营长和车副参谋长等老一辈优秀的共产党员,他们的初衷和精神实质,就是自觉的奉献和牺牲,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如果缺少了自觉的奉献和牺牲,共产党人的任何语言都是苍白的;如果远离了为人民服务这个宗旨,任何鼓动和宣传都是无力的!

2020/4/27    


作者:吴建国
编辑:钱雨彤
责任编辑:舒 明

*文汇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热门评论
打开文汇APP,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Logo

文汇报

源于事实 来自眼界
Down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