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间漫谈】有感"元旦书红"
2021-01-21 09:09:18

新春开笔,元旦书红,似乎是个被遗忘了的过年习俗和人文传统。

微信图片_20210121090559.jpg

旧以农历正月初一为元旦,古人云"四气新元旦"。一年中的第一个月为元月,称正月;正月初一,又称"元日"。北宋王安石《元日》诗云:"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清嘉庆《松江府志》载:"正月一日,鸡初鸣,悉起正衣冠,拜天地,家庙尊长,后以次拜邻里亲戚。舆服华焕,杂遝街市,各投刺于门,曰贺岁。"

微信图片_20210121090603.jpg

大年初一,读书人还会乐做一件事,元旦书红。感悟柳亚子"元旦书红万事吉"的诗句之意,以为贴在墙上的元旦书红,与贴在门上的春联较之,前者因非对联,故没有上下联字数相同、内容相称、平仄相反的要求,只须在红纸上书写"新岁大吉"、"万福攸同","家运亨通,青云直上,得意春风",或"姜太公在此百无禁忌"等内容便是元旦书红,但两者之间又有着文脉相承、形式接近、诉求如一的异曲同工之妙。所谓文脉相承,说的是元旦书红源于写春联,写吉字;所谓形式相近,是指皆书于红纸之上;所谓诉求如一,系两者都有驱邪和求吉的文化蕴含。所以,元旦书红应是春节写春联、贴红对子的一种补充。

微信图片_20210121090607.jpg

细说起来,春联的雏形早见于民间习俗"户悬桃符"。元代寓居松江泗泾的黄岩人陶宗仪,在《说郛》中引马鉴《续事始》云:"《玉烛宝典》曰:元日造桃板著户,谓之仙木⋯⋯即今之桃符也。其上书神荼、郁垒之字。"神荼、郁垒兄弟二人,是神话传说中的驱邪之神。我国楹联以春联为古,春联肇于五代之桃符。《蜀祷杌》云:"蜀未归宋之前一年岁除日,昶令学士辛寅逊题桃符板于寝门,以其词非工,自命笔云:新年纳余庆,佳节号长春。"以古典诗文为内容,以民间习俗为形式,两者结合,产生了春联。

微信图片_20210121090610.jpg

相传,元旦书红的习俗宋代就有,后由民间传至宫廷,为天下读书人喜欢,至清代尤为盛行。话说明清时期,松郡文人元旦书红,喜在梅红纸条幅上写吉字或书吉语,颇有门贴春联开门红,墙贴书红满堂彩的吉祥寓意。元旦书红,喜气洋洋,随意宽松,一般说来文字不是很多,舞文弄墨者作罢,余兴尚浓,继续写写画画的大有人在,岁朝试笔,留下笔墨几行或书画一张,其乐融融。松郡文人看重万象更新伊始之日,总会在新年第一天做些与读书人身份匹配的事,如新年启用一枚"逢吉"新印章;春风翻书,开读新篇;新春试笔,写上几句应时应景的吉利话。直到如今,吉祥如意、万事大吉、恭喜发财、岁岁平安等仍然是春节拜年常用的问候语,暖心话。所以,元旦书红或新春开笔,在正月初一早起放开门炮、烧头香、兜财,早饭前后祭祖、拜年,中午吃岁朝饭等年俗中,又添加了一道人文情趣点染的过年风景。

微信图片_20210121090614.jpg

松江古贤著作中,留存元旦书红内容相对较多的见于杨葆光《订顽日程》。杨葆光是娄县(今上海松江)人,晚清岁贡生,累官知县,学识渊博,兼工书画,晚年曾任豫园书画善会会长、丽则吟社社长。杨葆光有每天记日记的习惯,这原本是不足为奇的寻常事;然而,杨葆光始于清同治六年(1867),迄于光绪二十七年(1901),如同百姓开门七件事那样,逐日详记天时、人事、自修、酬酢、著作、函牍、出纳等七类内容,最终集成约200万字的日记体著作,则是一般人望尘莫及的。杨葆光之所以能够一以贯之长期坚持下来,从其日记体著作取名《订顽日程》便可窥一斑。何谓"订顽",订正愚顽是也。在杨葆光看来,只有坚持不懈订正愚顽的人,方可最终达到极纯无杂境界。可见,他把每天记日记作为三省吾身之举,故而数十年如一日,持之以恒。

微信图片_20210121090617.jpg

▲ 松江年丰人寿桥

在杨葆光数以百万字集成的日记里,大年初一,元旦题红,最富诗意。例如,杨葆光元旦题红云:"人寿年丰,万事如意,意合心同。"诗意传感,使我想到了松江仓城有座跨于老市河之上的"年丰人寿桥"。上世纪三十年代初,邑人雷瑨庆贺母亲八十寿辰,按照老母意愿,为方便百姓过河建造此桥。如果把杨葆光元旦题红内容与年丰人寿桥的故事放在一起,则会由衷感叹优秀传统文化福泽绵长,有着化育人心的传承力量。

微信图片_20210121090621.jpg

杨葆光所书元旦题红内容很多,如"元旦举笔,即事多佳;萲荣瑶圃,芝秀玉阶。""壬申岁朝,题红大吉;慈竹平安,祥芝秀茁。""元旦题红,万事亨通;平安竹茂,富贵花浓。""岁朝举笔,才思横溢;泉货源长,图史山积。""癸巳运通,商旅云集,万福来同。""岁在乙未,钟鼎山林,俱有春气。""己亥元旦,清晨染翰。岂特古稀,直云今罕"等。

微信图片_20210121090624.jpg

细品杨葆光的元旦题红,有的应时应景,春意盎然;有的思想花开,励志抒怀。清光绪元年(1875)正月初一,杨葆光在日记中写道:"冠缨,穿青长袍褂,拈敬天地、神佛、祖先香。岁朝举笔,出入大吉。置身青云,承欢爱日。梦见一书有云:天下鲜知味者,知菜根之味,则无味不知矣。"这篇日记内容,虽非元旦题红语,但作为光绪元年元日开篇之作,耐人咀嚼,意味深长。由此联想到《菜根谭》所说的"一点素心"以及当下之语不忘初心。

微信图片_20210121090627.jpg

此外,杨葆光《订顽日程》中有与晚清名人李鸿章、翁同龢、俞樾等人的交往记录,有包括过年在内的每天开支情况记载,从中可窥晚清时期文人之关系,物价之水准,以及官宦人家和文人家庭的实际生活状况。原华东师范大学古籍研究所严文儒教授感言:"可以说《订顽日程》是研究晚清时期松江乃至上海地区社会经济文化的一部不可多得的日记体宝贵史料。"正是幸存于松江博物馆中的《订顽日程》得以整理成书出版,让人们对包括元旦书红在内的年俗和诸多人文轶事有了更为详尽的认知。

微信图片_20210121090630.jpg

▲ 松江大仓桥

读杨葆光《订顽日程》,在关注元旦书红年俗的同时,还读到了一些与松江特产、名品有关的历史记录。例如,光绪二十一年(1895),正月初七日,天空晴朗,杨葆光早起乘船至仓桥,泊舟西河头,停船上岸,为的就是去买仓桥豆腐干。据《永丰街道志》记:清末民初,本地流传"仓桥豆腐干白大"的俗谚。"白大"的意思,是说豆腐干又白又大。旧时在仓桥北堍和花园浜东侧,分别开设有李姓、张姓两家豆腐作坊。如此看来,仓桥豆腐干的确名不虚传。

微信图片_20210121090633.jpg

明代松江为全国棉纺织业中心,松江布"衣被天下"。虽说上海对外开埠后松江布受外来洋布冲击,已无昔日市面盛况,但千家万户依然对松江布情有独钟,视为年礼赠送佳品的情形如故。清同治十年(1872)正月十五,杨葆光日记"酬酢"中便有"送钱大少奶、二翠月扣布一,三少奶奶同",以及送亲友蓝扣布二,青扣布二等内容。今天看来,这一记录见证了洋布盛行之时,位列松江棉布四大品类(标布、扣布、稀布、高丽布)中的扣布,能给人带来宛如岁酒梅花酿的香醇回味,春衣燕子裁的欢喜不尽。

微信图片_20210121090636.jpg

说农历年俗,道元旦书红。问今春是何年?答曰辛丑牛年。牛年大吉,牛气冲天驱"疫煞",科创图强舞春风,江山多娇,古老华夏日日隆。我因此感叹底色幸福温暖的中国红,辉映绚丽多彩的中国梦;同时祈愿元旦书红与新春开笔融为一体,在植根于传统又创造新声中与时俱进,形式焕彩,文字发酵,把上海之根的年味酿得更香更浓。

来源:人文松江

编辑:范菁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热门评论
打开文汇APP,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Logo

文汇报

源于事实 来自眼界
Down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