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7年红军改编换装之际有人高喊“打倒叛徒”,刘伯承阅兵现场流泪授旗
2021-02-23 17:58:17 作者:肖思科

1937年,红军总部特务团一部在陕西富平县改编为国民党革命军第八路军.jpg

▲1937年,红军总部特务团一部改编为国民党革命军第八路军

1937年8月的陕北,如同高原上空的大气层一般,整个夏季都几乎热火朝天。中共中央的决心是热的,将士的血是热的,八路军的誓言是热的。

但是,北方山谷的矛盾这时也是灼热的。

时间到了8月底,改编已有结局。但改编中的平衡与保持各部队的完整却是一个话题。谁都清楚,截止1937年夏天,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精英部队都会集在延安的山坳里,除一、四方面军之外,还有一支陕北红军部队。部队编成三个师,给人最初印象似乎以三个方面军为主,因此,就有了一个“陕北师”的提议。

提议呼声较强烈的是陕北的另一个领袖高岗。生在陕北横山的高岗,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尽管他的资历不及他人,但他善于把握时机。西北建立反帝同盟会时,他只是省委的交通员,后来回到部队,当了一个支队的政委。由于他打仗逃跑,刘志丹曾经通缉过他,申辩、求饶、发誓改正,又使他幸存下来。到了中央进入陕北时,他已是红二十六军政委、西北军委副主席、红十五军团政治部主任。瓦窑堡事件中,他也被抓,又同刘志丹一起出狱。

当时,毛泽东等中央领导接见了他。高岗除向中央表达了决心之外,同时显示了他做西北少数民族工作和做哥老会等民间工作的能力。这样,高岗进入了西北局。

红军改编方案提出后,陕北部分干部认为陕北红军数量能够编制一个师,这样既保持了一个整体,也保持了干部队伍的完整。有人向高岗作了反映,希望他向中央提出建议。

高岗感到这是一个时机,若成立了陕北师,军事干部和师政委该是谁呢?

他扳着指头算着,刘志丹死了,谢子长死了,其他人没有做过军队领导,军事干部有个阎红彦,师政委应当属于自己。高岗历来有一条理论:“有枪就是草头王。”这日后成为他“枪杆子指挥党”的理论基础。为此,他想这是一次将陕北红军同各方面军摆平的好机会,便找阎红彦商量。

阎红彦是陕北干部之一,时任三十一军军长。望着陕北红军刚刚恢复理顺,他也不希望被分散。但他清楚南京政府只准编三个师,而红军已有三个方面军的主力,提出一个陕北师不合适,便没有理会这件事。

高岗没有拉上阎红彦,但他还是以阎红彦等军事干部的名义向中央提出了要求。

中共中央面对这个问题,进行了反复考虑。张闻天、毛泽东和西北局分头向陕北红军做了工作,才使大家思想理顺。陕北红军各部队愉快编入了各师。

1937年,萧克与贺龙(右)在红军改编为八路军时合影.jpg

▲1937年,萧克与贺龙(右)在红军改编为八路军时合影

不料,平息了整编中的问题,部队在改编时又冒出了新问题。

当把红军改编到国民党军队的统一序列中去时,相当一部分红军干部、战士从感情上接受不了。他们从南打到北,又历尽艰险长征到陕北,几乎个个都是九死一生,多年来眼看着许多亲人、战友倒在国民党的屠刀和枪炮下。当改编的消息刚一传开,红军内部就产生出一股怨恨、困惑、沮丧、委屈的情绪。

国共谈判之事一直在上层进行,部队战士知道改编时,都大吃一惊。命令一宣布,一位排长就神经错乱了,他整天只喊一句话:打倒叛徒!

同国民党反动派打了半天,最后投降了国民党。许多基层官兵都这样认为。有一个连队,一晚上就跑了七个人。

8月25日,第一一五师在三原召开誓师大会,紧急改编。由于日军进攻迅速,南京电催红军开赴前方。誓师大会召开时,聂荣臻副师长从洛川还未赶到三原。部队拟定边改编边开进。开会前,大家换了国民党军装,但谁也不愿戴那顶缀有青天白日的帽子。后来,不知谁的点子,用柳条枝叶在帽子上又加了一个伪装帽,把青天白日遮起来。部队赶往会场时,干部们强令摘了下来……

情况传到延安,中央领导望着电报也很沉重。谁心里都不是滋味。毛泽东说了话,从领导干部开始,进行换装阅兵仪式。同时教育部队,换装只是我们争取合法抗日的一种形式。他给大家打了一个比方:这就像北方的白皮红心萝卜一个样!

—五师、一二O师一一换了装。一二九师换装晚一点,因为仍然有阻力。换装阅兵那一天,刘伯承亲自到场讲话:“同志们,对改编这件事需从这样的高度来认识,换帽子算不了什么,那不过是形式,我们人民军队的本质是不会变的,红军的优良传统不会变,我们解放全中国的意志也不会动摇!”

他拿出一顶军帽,指着青天白日帽徽说:“这顶军帽上的帽徽是白的,可我们的心永远是红的。同志们!为了救中国,暂时跟红军帽告别吧!”说罢,他泪已流淌。但他把那顶军帽戴在头上,然后发出命令:“现在换帽子。”

随着他的话音,全师人员一起戴上了军帽,把换下来的红军帽仔细折叠起来,揣进怀里。换帽之后,举行了授旗仪式。刘伯承一一拿起各旅、团的大旗,授到指挥员们的手里。

8月25日,一一五师誓师。31日经韩城东渡黄河,之后乘车北上。

9月2日,一二O师在陕西富平誓师,3日北上;此间,八路军总部朱德与任弼时一批,周恩来与彭德怀一批,分两批先后进入山西境内。

9月6日,一二九师誓师,9月30日才出发。

所以如此,原因很简单,一则部队装备没有完全结束,二则国民党政府虽然同意了红军改编,但对中共提出建立陕甘宁边区未作答复。不承认边区便意味着不承认中共的后方阵地。为保证这一阵地,军委迟缓了一二九师发兵。

不久,国民党政府妥协:承认陕甘宁23县设立陕甘宁边区。中共中央决定陕甘宁革命根据地的苏维埃政府更名,边区政府主席林伯渠、副主席张国焘等。两党均设党部摄政。

——摘编自《知情者说:历史关键人物留给后世的真相》, 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



  作者:肖思科

  编辑:周怡倩

责任编辑:朱自奋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热门评论
打开文汇APP,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Logo

文汇报

源于事实 来自眼界
Down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