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日“战略接近”外交取得进展:普京倡议年底前签署和平条约得到安倍积极回应
2018-09-14 07:14:25 作者:刘畅

QQ图片20180914070855.png

▲普京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12日观看青少年柔道比赛(东方IC)

据俄罗斯媒体12日报道,俄罗斯总统普京当天表示在年底前与日本签署俄日和平条约,并在此基础上解决所有余下的争议问题。

塔斯社报道,12日普京在俄远东符拉迪沃斯托克举行的第四届东方经济论坛上,发表名为“没有制裁、禁令和政治偏见”的主旨演讲时,对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说,“让我们来签署和平条约吧,不是现在,而在今年年底之前,不附带任何前提条件。”普京说,“在此基础上,我们像朋友一样解决70年来所有悬而未决的争议问题。”普京强调,这个想法是他当下产生的,对于横亘在和平条约之间的领土争端问题,普京提议应将双方的意愿写入条约文件。对此,安倍回应称,“让我们交换看法,共同来解决。”

普京即兴表态引发轰动讨论

普京的即兴表态在媒体上引发轰动性讨论。俄罗斯方面看法较为一致,认为普京是在表明俄方立场,所谓“不设前提”即不把岛屿争端问题与签订和平条约相挂钩。俄罗斯国立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东方学系主任德米特里·斯特列里佐夫分析称,这种表态无异于普京的“即兴发挥”,很符合他的语言风格和外交作风,但整体而言反映了俄罗斯对该问题的立场,也就是正面对待签署和平条约和岛屿问题的解决。俄罗斯科学院国际安全中心主任阿列克谢·阿尔巴托夫也认为,这是普京本着善意而作出的一种政治姿态,从法律上来说,在半年内签订和平条约完全不存在任何问题。

据卫星通讯社报道,会议结束之后,普京和安倍并未就该问题继续讨论,不过日本外务省发言人随后表示:“我们对普京的公开发言不予置评。但日本政府的立场保持不变,即在解决北方四岛(俄称南千岛群岛)归属问题后,继续进行签署和平条约的谈判。”

对于日方的态度,国际学术界形成了两种差异较大的看法,一种观点认为,外务省的表态并不能代表安倍的真实想法。日本著名俄罗斯问题专家、筑波大学教授中村逸郎认为,安倍早就知道这一建议,这对于他来说并不是一个意外,10日在和普京会晤时两人就已经商定好这一方案。

华东师范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周边中心研究员阎德学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也持相同看法。“安倍事实上已经放弃将签订和平条约与解决领土问题捆绑在一起的最初政策,这对两位领导人来说,对国内都有一个交代,这是最大公约数。”阎德学说,“签订和平条约即表示安倍对俄外交政策是成功的,这对于20日的自民党总裁选举无疑是加分项。”

另一种声音认为,日本国内政治气氛尚未做好充分准备,安倍虽然希望通过和平条约为选举加分,但事涉领土问题,一旦处理不好,很可能适得其反。阿尔巴托夫表示,“如果日本此时放弃对争议岛屿的诉求,尽管对俄罗斯是一种理想方案,但对安倍而言无异于政治自杀,只会巩固国内反俄势力和极右翼力量。”

安倍“新构想”寻求外交突破

对于解决争议岛屿问题,包括安倍晋三在内的历任日本首相都非常积极,这是日俄之间“最大的外交悬案”,解决好能让首相“名垂青史”,处理不好也会“激起千层浪”。

千岛群岛位于俄远东堪察加半岛与日本北海道之间,群岛南部的齿舞、色丹、国后和择捉四岛被俄称为南千岛群岛,日本则称之为北方四岛。关于四岛的所有权,日俄两国已争执近四个世纪,其间多次于两国之间易手。二战结束后,四岛由俄方实际控制。

一直以来日本坚持以1855年俄日签订的《双边贸易边界条约》为依据,要求归还四岛,并将其作为与俄方签订和平条约的条件。即便根据1956年签署的《苏日联合宣言》,日方称苏联也曾考虑向日移交齿舞和色丹两岛。而莫斯科的立场是,南千岛群岛根据二战结果并入苏联版图,俄方对其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并认为日本要求归还南千岛群岛是重新定义二战战败结果。

尽管争议严重,日本还是一直努力解决四岛问题。1993年,叶利钦访日,双方发表《东京宣言》,俄罗斯承认俄日之间存在领土争端,此后日本历任首相桥本龙太郎、小渊惠三、森喜朗、小泉纯一郎都曾多次与俄总统商讨这一问题。

截至本次东方经济论坛,安倍更是22次会晤普京找寻解决方案。阎德学认为,经过这么多次的“讨价还价”,并基于历任首相的对俄交往史,安倍提出了“新构想”:把签订和平条约作为目标,突破迄今为止在法律层面、历史层面讨论的困局,把领土问题放到日俄全面关系中、乃至东北亚格局长期演变的战略框架下考虑,扩大了领土问题解决的可能性和方式的选项。而在具体操作上,再选择一种妥协方案:只要俄方承认北方四岛为日本领土,日本也承认俄罗斯对四岛的当前施政权,并在签订和平条约后先归还齿舞群岛和色丹岛,国后岛和择捉岛今后三五十年内仍由俄罗斯管理。

这一“新构想”在宏观层面与普京的立场接近,不过这并非“不谋而合”,而是安倍主动靠近的结果,这也符合近年来日俄“战略接近”的外交取向。阎德学认为,共同的利益驱使两国走近:对安倍来说,其最为担忧的是东北亚国际格局的变化,除了强化日美同盟之外,改善日俄关系“最具有可能性”;对普京而言,乌克兰危机后,俄罗斯正面临美欧的经济制裁,所以也有意愿与日本发展合作关系,实现亚洲外交多元化的目标。

作者:刘畅  编辑:李伶 责任编辑:陆益峰

*文汇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0
还可以输入300
Logo

文汇报

源于事实 来自眼界
Down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