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国”在叙最后据点被攻占,高层带着钱逃跑了,最顽固分子还有幻想
2019-03-15 00:44:39 作者:陆纾文

VCG111198828202.jpg

▲ 当地时间3月4日,库尔德人武装在美国战机的支持下向"伊斯兰国"恐怖组织的最后据点代尔祖尔省巴古兹发动炮击和空袭。| 视觉中国

在叙利亚东部代尔祖尔省的巴古兹镇境内,有一片如停车场大小的废弃土地,散落着破旧的卡车和零星的帐篷,灰头土脸的男人和身穿黑罩袍的女人们四处走动,人群中同样不乏孩童的身影——这里不是普通的难民营,而是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在叙利亚境内的最后据点。

从上个月开始,“伊斯兰国”成员在“叙利亚民主军”和国际维和部队的攻势下节节败退,但这并不能掩盖围剿战斗相当激烈的事实。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巴古兹镇不仅聚集了“伊斯兰国”武装作战经验丰富和求生能力最强的老兵,还配备了制导导弹,并修建了地道网络,极端分子甚至将妇女和孩子用作人肉盾牌。

本月10日,“叙利亚民主军”在美国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多国联军空袭支援下恢复进攻,迫使大批武装人员及其家属投降。11日,联军战机针对“伊斯兰国”装甲车辆和武器库发起20次空袭,目的是让极端武装人员陷入恐惧。攻势12日早晨暂停,以接受“伊斯兰国”成员投降,当天夜晚再次打响。一家库尔德电视台现场直播画面显示,巴古兹镇多次响起巨大爆炸声,火光映红天空;持续射击声中,一串串曳光弹射向镇子。

“叙利亚民主军”发言人穆斯塔法·巴利12日晚通过“推特”宣布,11日晚以来,在巴古兹镇投降的“伊斯兰国”成员达到3000人,虽然目前仍不清楚其中各有多少武装人员和家人。与此同时,“叙利亚民主军”在巴古兹镇解救出3名雅兹迪女性平民和4名儿童。

VCG111199992447.jpg

▲ 3月12日,在巴古兹镇境内,叙利亚民主力量(SDF)战士站在投降的“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及其家属附近守卫。| 视觉中国

从“伊斯兰国”最后控制区逃离的人员多数被安置在库尔德控制区内一座难民营。几天来,随着食物不断减少,陆续有很多士兵和妇女儿童作为投降者离开控制区。他们衣衫褴褛、形容枯槁,像饿狼一样扑向维和部队的救济粮,瞬间将食物抢个精光。

为了尽力帮助他们生存下去,维和部队除了提供食物和水,还给投降者发放了御寒的毯子。然而,温饱并没有让这些极端分子弃暗投明。十几名一周前就已经投降的妇女仍在高喊“‘伊斯兰国’将在这里永存”。她们向记者投掷石块,咆哮着辱骂他们是“一群猪”,并威胁女记者称“真主会诅咒你们这些穿得像男人一样的女人”。或许就如47岁的乌姆·穆罕默德所言,她们的离开并非出于忏悔,“只是怕给男人带来沉重的负担”。

截至12日早些时候,仍有数百名“伊斯兰国”作战人员在巴古兹顽抗。在极端组织11日晚发布的一段视频中,一名武装人员威胁道:“战斗还没有结束。”负责打击“伊斯兰国”的指挥官吉亚福·拉特表示:“现在仍留在那里人,是最顽固和极端的恐怖分子。”每到傍晚时分,控制区内就会传来极端分子的口号声。“伊斯兰国万岁!你们会遭到血腥报复的!”——这是他们最常说的话。

按照“叙利亚民主军”发言人基诺·加布里埃尔的说法,巴古兹的战事“实际上已经结束”,只是“需要一点时间扫尾”。但法新社报道称,即使拿下巴古兹,“伊斯兰国”势力在叙利亚东部广袤沙漠地带仍有分布,一些成员将转为秘密活动。

同负隅顽抗的武装势力相比,更可怕的事情,或许是已经在控制区深入人心的极端思想。一名蓄着大胡子的受伤男子一遍在接受维和部队的救助,一遍喋喋不休地咒骂道:“我只是因为受伤才被迫投降,我的心永远和‘伊斯兰国’在一起。”另一名蒙着面纱的女子称:“我们的撤离只是暂时的,我们寻求报复,未来将会有新的征服。”随同他们撤出控制区的一名男孩身上穿着维和部队分发的外套,哼唱着“伊斯兰国”的“圣战”歌曲。他的母亲则自豪地表示:“‘伊斯兰国’不会终结,它的精神已经植根我孩子的大脑,他会替我将信仰传承下去。”

根据美国方面的判断,巴古兹镇里没有“伊斯兰国”高层人员,他们已经转移,并将指挥剩余成员在叙利亚境内打“游击战”。身为“伊斯兰国”会计师的阿卜杜勒·纳吉亚即便深知“我们的领导人偷了钱,然后逃走了”,却仍然对自己的信仰充满信心。他双手合十,虔诚地祈祷“会有更多的征服来临”。


作者:文汇报记者 陆纾文
编辑:王卓一 刘畅
责任编辑:宋琤

*文汇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热门评论
打开文汇APP,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Logo

文汇报

源于事实 来自眼界
Down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