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仅“一月抖三抖”,还在欢迎仪式上坐着检阅仪仗队,65岁的默克尔挺得住吗?
2019-07-16 10:03:34 作者:王蓓华

VCG111224965635(2808644)-20190716001734.jpg

▲7月11日,默克尔欢迎到访的丹麦首相弗雷德里克森,两人在欢迎仪式上坐着检阅仪仗队。 |视觉中国

德国总理默克尔17日将迎来65岁生日。自2005年当选以来,这位德国首位女总理已经三次连任。前三届中,默克尔交出了漂亮答卷:经济快速增长,投资稳定,失业率持续下降;面对金融、欧债、难民等一系列危机,默克尔临危不乱,数次躲过险局。

然而,最近一个月内,默克尔在公开场合连续颤抖三次,几乎难以站稳。甚至在7月11日迎接来访的丹麦新任首相梅特·弗雷德里克森时,默克尔打破外交常规,坐着举行欢迎仪式。这让外界对其身体状况产生了很大疑问。

默克尔的解释是“心理问题”。对此,上海社会科学院心理学教授张结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从心理学角度来看,默克尔的说法有可能成立,因为他本人也曾经遇到过类似案例。

不过,默克尔要到2021年退休,届时她将成为德国历史上任期最长的总理之一。如果她的健康状况一直遭受外界质疑,那么将对德国乃至欧洲政坛带来严重影响。

排除帕金森症,或受心理印记影响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默克尔已经连续3次在公开场合身体突然失控颤抖。6月18日,默克尔与来访的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共同检阅德国仪仗队时,首次全身大幅震颤,几乎难以站稳,时间超过一分钟。6月27日,在新任司法部长任命仪式上颤抖2分钟。她环抱双臂,试图稳住身体,掩饰颤抖。7月10日,在芬兰总理林内的欢迎仪式上,默克尔轻微颤抖,持续约一分钟。

VCG31N1156685077.jpg

▲6月18日,德国柏林,默克尔会见来访的泽连斯基。|视觉中国

第一次震颤后,默克尔在记者会上解释说,自己身体没问题,主要是因为柏林天气太炎热,补充水分后就没事了。第二次后,默克尔回应称,不是身体的问题,而是对第一次状况的心理担忧所引起的反应,并坚信自己完全可以胜任目前的工作。第三次后她则表示,仍处在对前次情况的心理“处理过程”中。

德国《焦点在线》杂志采访了一位医生,该医生怀疑默克尔可能是神经系统出了问题,但排除了帕金森症的可能,因此通常帕金森患者的颤抖幅度更小。有媒体说是血液循环出了问题,德国人通常把各种不舒服都归咎于血液循环问题。也有猜测说就是压力过大、熬夜太多引起的。

而张结海对记者表示:“一个人在偶然情境下受到某种刺激,产生强烈反应,这种刺激和反应的联结形成一种心理印记,以后在类似的刺激再度出现时,由于心理印记的影响,原本不太容易出现的反应再次出现的概率就大为增加。默克尔几次颤抖看似蹊跷,可能只是机体衰老的一种特殊表现,并不是某种疾病。”

德媒总体克制,但也有质疑之声

德国媒体对待默克尔颤抖事件的态度总体上是小心、克制。一则,德国政要的健康状况素来是个禁忌话题;二来,默克尔在德国仍广受尊敬。

7月10日,德国宪法保护局前局长汉斯·马森发表推文“国家领导人的健康状况不是个人问题”后,立即受到围攻炮轰。11日,德国收视率最高的电视节目《今日新闻》把默克尔颤抖的消息放在15分钟新闻节目的第6条轻轻带过。同日,《法兰克福汇报》也只在其头版的底部做了简况报道。但德国发行量较大的《图片报》等少数几家媒体则将之刊登在显著位置。

美国政论媒体《政客》网站评论称,默克尔一向以精力充沛的政治形象示人。多年来,每当欧盟的马拉松式峰会结束后,面对媒体,耐力超强的她总是能够站到最后。这次即使在第二次颤抖后,她转战G20峰会和布鲁塞尔欧盟峰会,连续熬夜仍未露疲态。鉴此,默克尔认为自己的身体没有问题,可以胜任总理工作。

然而,现实却并未完全如她所愿。《图片报》等媒体指出,默克尔的健康已成为一个“政治话题”,政府不应再隐瞒信息。《政客》杂志也发表评论称:“默克尔若真的病倒,对欧洲乃至国际格局将产生重大影响。”

德国和欧洲政局动荡,未来谁来领导?

确实,颤抖的不止是默克尔的身体。默克尔这三抖,不仅在德国泛起波浪,在欧洲也会掀起阵阵涟漪。

德国国内,一方面默克尔实际掌控的联盟党受新崛起的绿党,以及极右翼民粹政党的冲击,其支持率持续下滑;另一方面,由于社民党前党首纳勒斯因其政党在欧洲议会选举中失利而引咎辞职,导致联盟党和社民党的大联合政府已经处于不稳定状态。

此外,默克尔指定的接班人、基民盟新党首卡伦鲍尔在德国一直人气不高,近期更因在欧盟领导人选举期间的不当言论而广受诟病。当此关头,若默克尔真的因病退隐,德国内政势必烽烟四起,陷入动荡。

从欧洲层面看,在欧盟领导层换届过程中,默克尔先后两次提名的欧委会主席候选人韦伯和蒂默曼斯都遭法国和中东欧部分国家的阻击而落败。在她自己的保守党团内部和曾深具影响力的欧洲理事会中,默克尔过往举足轻重的分量和掌控力似乎也已开始动摇。

今年6月,容克等一些欧洲政治家曾表示,欧洲需要默克尔的政治智慧和坚韧禀赋,希望她考虑出任欧洲理事会主席。默克尔则明确表态, 2021年后将彻底告别政坛,不再担任任何政治职务。目前看来,她能否如期完成第四任期后半程的工作尚且存疑。

德国内部正处于新老政治势力此消彼长的变动时期;英国“脱欧”、法国“黄马甲”运动的靴子尚未完全落地;美伊、英伊摩擦不断升级,伊核协议几成一纸空文;美国在贸易、气候变化、军费分摊等问题上又步步紧逼。面对不按常理出牌,与欧洲盟友理念上龃龉不断、利益上穷追猛打的特朗普政府,面对历史和现实的对手俄罗斯,欧洲又有谁能代替默克尔与之抗衡争锋?

因此,默克尔的健康状况,不得不引起相当一批德国乃至欧洲人的不安和忧虑。


作者:王蓓华
编辑:王卓一
责任编辑:陆益峰

*文汇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热门评论
打开文汇APP,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Logo

文汇报

源于事实 来自眼界
Down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