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师弟小师妹向金庸先生提了1000多个问题 ——我与金庸先生的交往(之七)
2018-11-09 14:06:58 作者:万润龙

微信图片_20181109140138_副本.jpg

▲万润龙在杭州向金庸先生一一介绍文汇报的读者

金庸书友会创立暨《金庸茶馆》创刊暨金庸茶馆开张的准备工作让我们忙得不亦乐乎。

要求采访金庸先生的媒体蜂拥而来,光央视就有“新闻夜话”和“新闻会客厅”两拨人马,当红主持人沈冰也专程来到杭州。我们每天向金庸先生汇报要求采访的媒体名单,让金庸先生自己决定接受那家媒体采访。大多数媒体都安排在金庸书友会成立仪式时的现场采访。金庸先生选定的纸媒是南方周末,央视选定了两个采访组,并且同意进入杭州电视台演播厅接受采访,他告诉我:“我的茶馆开在杭州,杭州的电视台我不能推脱。”

不少金庸迷向我们表达了希望有机会与金庸先生对话。我们向金庸先生作了转达。金庸先生对此很感兴趣,同意在杭州剧院与金庸迷见面并且回答大家的提问。新浪网获悉此事后,主动与我们联系,希望参与金庸先生与金庸迷之间的互动,包括现场直播,金庸先生十分认可。为此,我们与新浪网联手,提前半个月作了金庸先生将与读者见面的消息预告,并向金庸迷征集“我有问题问大侠”的提问。

微信图片_20181109140149.jpg

▲2003年7月25日,79岁的金庸在杭州剧院举行演讲,与读者互动。

金庸迷对这次活动表示了很大的热情,在发出预告到金庸先生演讲之间的半个月时间里,居然有4800余位读者提出了问题。作为金庸先生演讲的主持人,我和《金庸茶馆》的同事从中选择整理了40个问题,准备请金庸先生就这些问题与读者进行对话。金庸先生要求我再从中选出10个问题给他,他需要做些思考和准备。

我们最后选了11个问题通过电子邮件的形式传给金庸先生。这11个问题是:

听说您正在写一部《中国通史》,不知这本书何时问世?这部《中国通史》与已有的《中国通史》有什么区别?

听说您在修改自己的小说,您为什么要修改,如果改坏了读者不满意您还会改回去吗?

有人说您是“一手写社评,一手写小说”,您认为您的成就是评论大还是小说大?

您到浙江大学担任人文学院院长,您已经做了哪些工作?您对自己招的博士生满意吗?

最近,国内一些媒体联合举办了“20世纪中国十大文化偶像”的评选,您得票24429张,排名第二,仅次于鲁迅,在钱钟书、老舍、巴金、钱学森、梅兰芳、杨振宁等人之前,您认为文化应该有偶像吗?您是否有“偶像”?

您的小说改编成了多部影视剧,听说您对绝大多数都不满意。您为什么不满意?既然不满意,为什么还要卖版权让别人拍影视剧?

我已经看到过好几本不同作者写的《金庸传》,最近又看到傅国涌先生写的《金庸传》,您看过这些《金庸传》吗?您对这些书是否满意?您自己会写《金庸传》吗?

您在您的小说中写了那么多人物,您最满意的是哪一位?

您投资创立金庸书友会,办《金庸茶馆》杂志,开金庸茶馆,是否准备借助这个平台打造金庸产业?

您的作品中各种学问博大繁杂,令人叹为观止,不知是写作时一时的灵感还是生活的阅历?

您早年学法律,后来当记者,办报纸,写小说,在我们看来,您的人生丰富多彩。您有缺憾吗?您最大的缺憾是什么?

金庸先生对读者提出的这些问题很有兴趣,“万先生,他们提的问题很有水平,我乐意回答这些问题。今后,《金庸茶馆》还可以开一个栏目,叫‘金庸答问’,专门由我来回答小师弟小师妹提出的问题。”

我们去杭州剧院落实金庸先生与读者见面的场地。由于要布置会场,需要全天租用,加上其他开支,大约需要10万元左右的费用。金庸书友会还在筹建,出这笔费用有些奢侈;让读者买票,金庸先生不会同意。浙江省政协委员、浙江红石梁酒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邱建生先生也是金庸迷。他听说我们为这次活动的费用为难,主动提出由红石梁酒业来独家赞助。金庸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高兴,表示要见一下邱建生先生当面表示感谢。

微信图片_20181109140145.jpg

▲2003年7月25日,79岁的金庸在杭州剧院举行演讲,与读者互动。

7月24日傍晚,金庸先生夫妇俩在杭州花中城大酒店会见了专程从天台赶来拜见金庸先生的邱建生董事长,同行的还有当时的天台县委书记。金庸先生对邱建生表示感谢。邱建生设宴招待金庸先生夫妇。宴席中,金庸先生谈笑风生,与邱建生等人交谈甚欢。金庸先生说,你们在天台山为官创业,与神仙为伴,真是有幸。为了表示谢意,酒过三巡后金庸先生起身,他走到一旁的书桌边题词留念。我们围在金庸先生四周,只见他不假思索,一气呵成写下四行诗句:佛宗道源之地,刘阮遇仙之境,济颠在此出家,为宰羡煞我也!落款金庸。我们都拍起手来。

金庸先生走回餐桌后,再次举杯说,他小时候就知道天台山,这里的国清寺是佛教天台宗的祖庭,桐柏宫是道教南宗的祖庭,赤城山玉京洞是道教第六大洞天,刘阮遇仙、济公出家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金庸先生对县委书记说,“你在这里当县宰,真正让我羡慕。”

餐桌上,金庸先生再次提及金庸迷们提出的问题。他告诉我,第一个问题正是自己想说的话题。国内过去的《中国通史》已经有不少人写过,包括翦伯赞、范文澜等大家写的,写得比较深奥,半文半白,许多读者看不懂,难以普及。中国人必须了解自己国家的历史。所以,自己打算写一部通俗易懂的《中国通史》,用白话文写,以讲故事的形式写,让读者轻松地读历史。

金庸先生话锋一转,“时下书店的《中国通史》和学校的历史教材都把中国的历史写成阶级斗争史,我要写的《中国通史》是民族融合史。什么时候搞阶级斗争,中国就贫穷落后,国家的版图就小;什么时候搞民族融合,中国就富裕发达,国家的版图就大。明天与读者见面,我想说说我的这个观点。”(未完待续)

附录:文汇报2003年7月27日报道

大侠旋风掠西湖——记金庸酷暑杭州行

■文/本报驻浙记者 万润龙

今天下午,著名作家金庸携夫人结束了短暂而又紧张的杭州之行,乘坐“港龙”航班返回香港。

金庸的杭州之行,恰似在酷暑之中刮起了一股旋风,吸引了无数金庸迷,也留下了许多有益的话题。

金庸的杭州之行,除了会见朋友,就是与金庸迷和记者见面。短短3天时间,金庸先生接受了央视“新闻夜话”和“新闻会客厅”两个节目组的专题采访,接受了本报及南方周末、东方早报、钱江晚报、每日商报等20多家媒体的集体采访,还应本集团邀请在杭州剧院举办了一场专题演讲会,并参加了昨天下午金庸书友会成立和《金庸茶馆》首发等多项庆典仪式,忙得不亦乐乎。

由于新浪网在半个月前已经作了预告,有1000多位网友在网上向金庸先生发了帖子。到25日现场开讲之后,提问者竟然达到4800余人。加上现场的千余名听众,一问一答间,金庸与金庸迷之间的互动煞是热闹。

记者参与了所有的采访和演讲活动。感觉中似乎没有一个问题能够难倒金庸。他回答问题时的神态,答问时所显示的那种睿智,让人难以相信这是一位年近八旬的老人。一位听众问金庸:您那么大的年纪,冒着这样的酷暑,来为这本《金庸茶馆》造势,何苦?金庸用了八个字作答: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赢得场上一片掌声。问得最多的是有关影视剧改编的问题。许多人对央视版的“金剧”不满意,但金庸却坚持自己的看法:央视版的《射雕》拍得最好,理由是尊重原著,改动最少。

那天开讲,有人问金庸,过去已经有过好几本《金庸传》,最近又有人写了一本,这位作者就在现场,金庸先生愿不愿意与他见面?金庸斩钉截铁地说:不愿意。金庸表示,他没有授权任何人为自己作传。他说:我的一生经历极其复杂,经历很多,兴趣非常广泛,我不相信有人能充分了解我而写一部有趣而真实的传记。问及写自传,金庸表示,自己只是个写武侠小说写得相当好看的人,是个普通人,写自传似乎没什么资格。再说,自己的内心秘密也不愿意与众人分享。

对于刚创办的《金庸茶馆》,金庸先生表示了由衷的满意。他在回答听众提问时说,这本杂志比自己预计的要好得多。说到今年10月即将在杭州西湖杨公堤上开办的金庸茶馆,金庸更是显得十分高兴。他说,过去香港有人称自己“查博士”(金庸本名查良镛),金庸茶馆开张后,自己成了名副其实的“茶博士”。到时候一定会在茶馆提一把茶壶,为客人沏茶,与朋友谈天说地,请朋友指出自己小说中的错误,既交朋友,又遣雅兴,岂不是一件快事?

金庸的杭州之行还让人看到了这位老人的慈爱和宽容。他从不拒绝为人签名,在公众场合不断有人请求与金庸先生合影,金庸也一一满足。有些提问在旁人看来已经很“出格”,但金庸却一脸平静地作答。比如一位北京记者重复两次问金庸:您在“百年”之后,希望在自己的墓碑上刻些什么?在旁的记者愕然。金庸却不愠不火,缓缓地说出一段经典之语:这里躺着一位老人,他写过十几部小说,有几亿人喜欢。

看着金庸平静的神态,听着金庸的答语,使记者想起了当年王朔发表《我看金庸》后金庸的回应,想起了金庸所追求的“八风不动”。

(本报杭州7月27日专电)


作者:万润龙
编辑:范菁
责任编辑:蒋萍

0
还可以输入300
Logo

文汇报

源于事实 来自眼界
Down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