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小的美术馆,就在同济大学周边的公用电话亭内
钱蓓 2017-12-23 17:58

街边电话亭前一次被这么多人注意大概是上个世纪的事了,好好的行人,走着走着突然弓起腰,反背双手,绕着电话亭打转。一个人做出这种奇异的动作,免不了吸引几个看热闹的,电话亭就这么被围观了。

公用电话亭用的人越来越少,虽然遍布街头,却像是隐身的装置品。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的设计师技痒了很久,终于对学校附近10座电话亭“下手”,掏空亭子,重新设计,改造成了“街头美术馆”。

世界上最小的美术馆

不锈钢双亭,一个亭子留着继续使用,另一个用来办展。这大概是世界上最小的美术馆了,一平方米左右空间,展品精挑细选,有从同济大学博物馆请来的非遗作品泥泥狗,有四平社区贡献的非遗作品布艺画,还有些布置成了“四平空间创生行动”图片展。小亭子三面透明,布展考虑了不同视角的呈现。没注意的话,路过也就路过了,要是注意到,多半会不由自主绕一圈,看个全貌。

这些亭子还会不定期更换展览主题,慢慢摸索什么样的展品最适合出现在街头美术馆。同济大学位于四平路街道辖区内,设计创意学院和四平路街道合作多年,聚焦空间营造和社区更新的“四平空间创生行动”今年进行到了第三个年头。四平路街道范围内有六十多个公用电话亭,今后双方将联合中国电信等单位逐步开展电话亭改造。

“非典型”高校学院

2009年成立的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是个具有“非典型”高校气质的学院,他们喜欢往校外走,不仅不在学院和社区之间设立门禁,还把一部分学术科研活动移栽到了社区。四平社区因此有了与区别于普通“工人新村”的风貌。

“四平空间创生行动”第一季,也就是2015年,四平社区尝试把几十处小型公共空间交给高校的设计团队,让他们改造垃圾房、窨井盖、报栏、围墙、绿化带、路边雕塑等等设施,几个月内,老社区变得处处有惊喜,转角皆风景。

那波热热闹闹的改造项目有些仍然完好无损,有些已经不见踪迹。设计创意学院院长娄永琪说:“我们最开始做的事未必尽善尽美,但有不断迭代的能力,我们到社区不是为了点缀一些花花草草,而要在社区研究未来生活的可能性。”

今年6月,学院把一处实验室搬出校园,安在社区——在排列着烤鱼砂锅麻辣烫的铁岭路,出现了风格迥异的“当代首饰与新文化中心”。价值数百万的实验设备到位了,国家“千人计划”专家领衔的教师团队也到位了,这个空间既做科研,也孵化项目和企业,同时对社区开放,兼具社区文化培育功能。

9月,学院的第二个实验平台“上海城市科学实验室”进驻社区,地址在阜新路260号,原来是个废品回收站。同济大学引进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MIT Media Lab)的品牌和研究力量,合作成立科研转化平台,专注于研究社区生活方式的更新。

一流学科的追求和老旧社区的困惑

这种迭代带给社区的首先是形象升级。现在,四平路街道敢说“工人新村也是可以漫步的”,辖区2.75平方公里面积内有四五十个大大小小的景观,包括街头巷尾的十多处公共艺术,比如墙面涂鸦、景观雕塑、公共座椅;四平特色的教育空间——上海城市科学实验室就是其中之一;文化空间——电话亭美术馆,当代首饰与新文化中心都是“非传统”的社区文化空间。

每一处社区空间的改造,前期都需要社区开展大量的居民工作。四平路街道办事处主任杜娟介绍,阜新路的废品回收站开了近20年,街道与多个部门前后协调半年左右才腾空场地,“老式居民区几十年不改造,老化严重,但像我们这样的建成区又不可能大拆大建,针灸式的微更新很适合我们。我们和高校慢慢磨合,找到了一套用比较小的成本对抗城市衰朽进程的办法。”

衰朽-更新-转型,社区形态的转型意味着城市居民生活方式的转型,在娄永琪看来,其中孕育着上海未来发展的“风口”。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以“产业转型和未来生活的智能可持续设计”为学科定位,娄永琪格外看重科研创新的“社区在地性”,“社区应该成为上海创新的源泉而不是消费的终端。”

*文汇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供图

来源:文汇
责任编辑:邵大卫
频道邮箱:whapp6@whb.cn
1
还可以输入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