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汇记忆 | 和平状态下的核防范
2018-12-03 17:58:05 作者:黄甫生 匡兴华 黄小龙

图片1.jpg

切尔诺贝利核事故纪念碑

【导读】当和平和发展成为时代的主题时,核威胁、核危机也就自然而然地由剑拔弩张的战争状态向无声无息的和平状态过渡。但即使处在相对和平的国际环境中,与核能打交道,也必须有“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谨慎与小心。和平利用核能如何趋利避害,如何防患于未然?这是原子时代人类必须深入研究、思考和认真对待的一个重大课题。

核火药桶上的危险游戏

1964年1月,美国北卡罗来纳州险些遭殃。当时有一架B-52战略轰炸机在北卡罗来纳境内失事,机上携带着两枚核炸弹。在飞机坠落之前,即世界处于千钧一发之际,飞行员明智地将两枚核炸弹抛出。

莫斯科曾出版过一本由R·法马兹耶编写的书,书名为《帝国主义:事实与数字》。书中提供了这样一个引人注目的数字:从1950年至1975年的25年之间,美国核运载工具共发生95次事故。

除了核运载工具发生事故外,核武器控制系统事故也层出不穷。

1960年代后,美国核武器装备所发生的一个重要变化,就是其战略武器的运载工具——轰炸机,逐渐被弹道导弹所替代。这一变化可以避免核运载工具发生事故的种种危险,但又带来了一种新的危险。用轰炸机作为运载工具时,如果发现实施核打击的命令有误,对起飞后的轰炸机,在投弹之前仍可以召回;而导弹一旦发射,它便“义无反顾”,一往无前,决不可能被追回,因此一旦有误便只能错到底。

如果说战争中到处都有偶然性发生作用的天地,那么原子时代并没有减少偶发核战争的危险,区别只在于偶发核战争造成的破坏更大。

尽管美国政府对核武器的事故守口如瓶,但有关人士还是获得了一些关于美国核事故的惊人信息。

1979年11月9日,一次计算机故障导致美国10架截击机紧急起飞,接受的指令是去击落所谓侵入美国的苏联战略轰炸机。

1980年6月,由于控制系统出现故障,北美空军防御指挥司令部曾发出关于一枚苏联导弹攻击美国的信号。美国携带核武器的战略轰炸机因此而进入一级战备,甚至飞机引擎也已经发动起来。

1980年10月,美国军事力量委员会报告说,仅在短短一年半时间内,由于种种技术故障,北美空军防御指挥司令部就发出过15次错误信号,每次错误信号都显示:美国即将遭到核打击。

美国学者D·弗利等人编撰的《偶发战争的风险》一书,提到过130多次由控制系统引起的核武器事故。

图片2.jpg

悲哀的父亲和永远沉默的儿子

英国心理学家安·斯道尔则指出,偶发性核灾难可能由某种精神、心理因素所引起。前苏联和美国都没有一套可靠的保障途径能阻止主要决策者错误地作出使用核武器的决定。

在前苏联,作为精确打击力量的1000枚洲际导弹的发射权,控制在最高领导人和国防部长手中。这1000枚核导弹时刻处于戒备状态,在指定时间内打入由12位数字组成的密码(按设计原则是由苏联最高领导人和国防部长同时打入各自的数字而组成的12位数字密码),就能通过红军总参作战中枢的电脑,直接向发射场下达指令。戈尔巴乔夫出访时,总有一个手提黑盒子的人不离其左右。这个盒子的形状类似于保险箱,但其中装的不是金银财宝,而是装的控制发射导弹的按钮。那是一只可以带来大毁灭的黑盒子。

古代战争中有“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心理效应。由于核袭击的时间极为短暂,因此给决策、指挥人员带来的心理压力极大。尽管核时代具有极先进的侦察手段,但有时候“草木皆兵”的效应较之古代有过之而无不及。

60年代初,美国中央情报局在卫星照片上发现了中国闽西的崇山峻岭之间有几群类似于核反应堆或者像导弹发射架模样的东西。这个发现使白宫惊慌不已。但在进一步探测研究后,美国人又发现,这些被疑作“隐匿核力量”的圆形或方形建筑并无金属反应。虽然如此,但美国方面仍不死心。之后的几年中,美国每年向这片神奇的土地投下了大量心血和费用,仅卫星照片就拍摄了上亿张。其实,卫星照片上所显示的那种奇特建筑,并不是什么“隐匿核力量”,而是福建省永定县境内的客家土楼群。中国改革开放之后,首批来土楼参观的就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的研究人员。他们在土楼里外、上下细细察看,感慨万分,认为这是一种震撼人心的建筑,这种建筑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美国学者D·弗利把偶发核战争的因素概括为四个方面:(1)技术障碍导致错误报警或错误发射;(2)核事故或核事件可能导致未经授权的行动、人为错误乃至丧失理智的疯狂行为;(3)一项错误决定可能被对方认为是蓄谋已久的行动而采取报复措施;(4)发明一种新式武器,却不想投资搞尖端的防御系统,这就可能使这种武器的控制系统失误。

海底延时核炸弹知多少

美国和前苏联海军,从1950年代起就开始装备核武器。从那时候以来,随着海军海难事故的发生,海底核装置和核武器的数量在逐渐增加。这些可怕的延时炸弹沉在海底,不知何时爆炸,也不知会给地球带来什么样的厄运。

1952年4月26日,美军驱逐舰“霍布森号”在大西洋游弋,与美国航空母舰“瓦斯勃号”相撞。质量较小的驱逐舰自然犹如鸡蛋碰石头,很快沉没,舰上的175名水手连同核装置一起,沉入大西洋。

1965年12月5日,一架A-4E“空中之鹰”强击机从“提廉特罗加号”反潜航空母舰的升降平台上掉进大海,机上一名飞行员和一枚B-43型氢弹,与飞机一起沉入4850米深的海底。这枚氢弹的爆炸力,相当于美国当年投在广岛原子弹的70倍。日本专家指出,这枚氢弹如果在东京上空爆炸,那么,首都圈范围内将全部被毁,连静冈县的80%的地方也不能幸免。在海难事故方面,前苏联海军也有不良记录。据不完全统计,从1956年开始,前苏联和后来的独联体各国的核潜艇,总共发生过126次大事故,有500多名水兵丧生。

1967年,前苏联的一艘K-3级核潜艇沉没于地中海。此事一直到1993年4月才为世人所知。透露这一消息的是该艇的大副亚历克辛列斯科夫,当时他奇迹般地逃过了潜艇上所发生的那场大火。据他说,假如艇上的鱼雷和炸弹发生爆炸,那么核反应堆造成的核泄漏事故,肯定将影响到至少半个欧洲。

1986年10月6日,苏联又一艘潜艇在百慕大沿海沉没。潜艇上有16枚弹道导弹,每个导弹上都有2枚弹头。潜艇的动力装置,是类似于切尔诺贝利那样的核反应装置。

1989年4月7日,莫斯科时间11时零2分,原苏联“共青团员号”核潜艇在一次返航途中,于揶威沿海因电线短路而突然起火。17时零8分,“共青团员号”沉入大海。艇上有两个核装置,如今,它们和潜艇躺在巴伦支海1500米水下的海底。挪威沿海深处又增加了两枚威胁居民宁静生活的延时炸弹。一旦艇上核反应堆外壳被海水锈蚀,北欧就可能遭受“水下切尔诺贝利”核泄漏之害。

据世界绿色和平组织统计,1950年代以来,世界上大约发生过1200起严重的舰艇事故,在大西洋、太平洋和北冰洋水下的核反应堆至少有10座,核弹头50多枚。另外又有资料说,目前全世界海底起码散落有480枚核弹和11个核反应装置。

核泄漏带来的核瘟疫

1986年4月26日,星期六。凌晨1时23分,距前苏联切尔诺贝利14公里的核电厂的第4号反应堆,发生可怕的爆炸。屋顶被炸飞,石墨块和燃料物质喷射出来,一柱放射性碎物和平体——包括碘131、铯137、锶90——冲上一公里的高空。在核炉的炉芯继续猛烈燃烧的情况下,消防队员不得不冒着致命剂量的辐射尽力灭火;同时,用大客车开始将半径30公里范围内的13.5万多居民撤走。防护工作一直持续到5月5日。直升机在核炉上投下5000多吨硼、白云石、铅、沙和粘土,以闷熄燃烧的石墨。但是,这一措施只能将炉芯与外界绝缘,并没有阻止住燃烧,反而使温度上升到超过摄氏3000度,辐射能的发射升到了自爆炸以来的最高水平。勇敢的工作人员把地道掘至核炉下,用混凝土加强地基,同时又将液体氮泵至核炉下,冻凝那里的土地,这样才算将事态控制住。

图片3.jpg

英勇的抢险队员塑像

震惊世界的切尔诺贝利核泄漏造成的危害决非三言两语所能说清,用“遗患无穷”四个字来形容决不过分。前苏联有1万多平方公里的领土受污染的程度大大超过起初的估计,其中乌克兰有1500平方公里的肥沃农田因污染有毒而废弃荒芜。工作人员在那里刮起表层泥土,当作核废料埋藏。乌克兰约有2000万人受到放射性污染的影响,被污染的农田和森林面积大约相当于美国弗吉尼亚州的面积。白俄罗斯有7000平方公里的地区受到放射性同位素的污染,据估计,有200万人,其中包括8万名儿童,生活在污染地带。

据俄罗斯政府有关部门报告,从切尔诺贝利核泄漏至1993年初,不仅无数出生婴儿成为畸形或残废,而且8000人丧失了宝贵的生命。调查发现,在污染地区,癌症和其他疾病的发病率明显上升。1986年,美国医生盖尔作为化学疗法和骨髓移植的专家,受到前苏联政府的邀请,参与治疗切尔诺贝利事故的受害者。他认为,受核泄漏影响的许多人,30年内将出现甲状腺异常,其中有些人将会得癌症。

1989年8月,有关专家经过考察发现,切尔诺贝利核电站附近的许多动植物发生畸变,生长发育出现严重畸形。如高大松树的针状叶比正常松树的大10倍,橡树叶子却只有牛蒡树叶的一半那么大。刺猬、鼩鼱等啮齿动物也发现有遗传方面的影响。核泄漏发生区的水库底部核辐射的密集度很高,水中鱼类深受迫害。切尔诺贝利周围6-7公里是受核辐射最严重的地区,这里的松树和云杉以及1000公顷森林,由于核灾难的打击而逐渐枯萎。草原地带的蛇,其毒液也具有了放射性。

核泄漏使白俄罗斯的经济也蒙受了巨大损失。同时放射性尘埃随着风云不断扩散,污染了整个欧洲,有20多个国家对某些食物和户外活动下了禁令。

“为了预防,我们会叫容易受害的人——孩子和孕妇——待在室内,等毒云过去”,瑞典核能警察弗里杰斯·莱史说道。因为在房间里,他们至少可以免受毒性强、消失快的碘的毒害。

由于核污染,欧洲共同体禁止从7个受污染最严重的东欧国家输入新鲜食物,使那些国家的经济受到灾难性的影响。波兰在食物出口方面的损失达3500万美元。瑞典因为核污染,被迫掩埋牧场,倒掉毒奶,处理掉6万余头不可食用的驯鹿,政府为此而赔偿1.5亿美元。英国政府的禁令,使英国农业的总损失可能达700万美元之多。

造成严重核泄漏的原因,除对核能污染的后果估计不足外,还有前苏联核技术存在着缺陷的问题。前苏联的核能计划直接产生于推进终端武器的生产,其核反应堆要同时完成几项任务。如切尔诺贝利的以石墨减速的RBMK反应堆,既要用热能来发电,又要生产洲际弹道导弹核弹头所需要的钚。核反应堆的设计又很不完善,安装在反应堆上用于缓和核反应的“急停按钮”,在实际使用中往往起相反的作用,即反而加快了反应堆内部的中子反应速度。1990年代初有人对一些科学家进行过一次调查,200多名核能专家和物理学家对前苏联设计的用于发电的反应堆在安全性和可靠性方面的评价不高,被评为C级;安装在切尔诺贝利的RBMK反应堆,则被评为更差的D级。

阴森恐怖的核坟场

虽然没有发生核战争,但是核灾难的阴云却笼罩着现代化高度发展的美国。核阴云来自核废料的严重污染。

1990年,美国能源部部长沃特金斯发现,美国核武器制造系统污染成灾,清理这个系统最终得花2000亿美元。有些核废料的毒性甚至能持续30万年。

1946年,美国曾首先向太平洋某地倾倒过核废料,英国、日本、新西兰等国也步其后尘。然而污染海洋也可能危及全人类的生存。因此从1999年开始,美国就在新墨西哥州东南部埃迪县修筑核坟场,用来埋葬核废料。

埃迪县荒无人烟,地质为一厚的块层结构体,可以形成极其稳定的地质保护层。“核坟穴”就是在该县红沙地区地下的盐层挖成的巨型地下室。每个巨室距地表630米,长度为10余英里。在今后20年或更长的时间内,美国国防部所有核设施基地产生的放射性废料,都将被送入这个坟场掩埋。

专家小组还为核坟场设计了一批精心构造的多层警告标志,初步考虑在核坟场附近竖立一批15米高的花岗石石碑。石碑上拟用多种文字刻上碑文,内容是:此地埋藏着极危险的核废料,为什么要把核废料埋在这里,为什么这些核废料至今仍有危险,等等。石碑上还镌刻着世界各地所有埋藏核废料场所的地图,并且用国际通用的核废料标志标示在地图上。同时,还把这种标志的小型复制品提供给各国博物馆珍藏,使全世界子孙后代都知道这件事。

在核坟墓中的核妖怪,至少应囚禁1万年,因为核废料对未来300代人的健康都会构成严重危险。因此,专家小组认为,核坟场的警告标志至少也应保留1万年。

前苏联疆域内也遭到一场被忽视了几十年的核废料灾难的严重威胁。

在距莫斯科400公里的亚洲大平原上的“塞米巴拉金斯克-21”,是前苏联12大核基地之一。据统计,在这里曾进行过236次核试验,其中113次为大片层核试验,123次为地下核试验。迄今为止,仍有一枚核弹被埋在600米深的地下。前苏联也曾将大量废弃的反应堆沉入海底。据防辐射专家说,被沉入卡拉海的使用过的反应堆至少有15座,其中包括6个潜艇上用过的反应堆。

从1949年开始,前苏联绝密的马亚克化学联合企业就将首批提炼过的、仍有强烈放射性的核废料大量倒入德萨河。几年之后,河里的鱼变得奇形怪状了,但没有人告诉村民们这是为什么。村民们继续饮用河水,在河里洗澡、钓鱼。结果村民中有些人得了莫名其妙的病,有的人已濒临死亡。后来士兵们来到这里,强迫村民们离开德萨河沿岸地带。往德萨河倾倒核废料一直持续了7年。奔流在乌拉尔山区的捷恰河也遭到极为严重的核污染。这条河在1948年就开始死亡。那时候,保密极严格的车里雅宾斯克-65武器工厂的科学家们,在生产用于制造苏联第一颗原子弹的钚的过程中,将放射性总剂量为275万居里的核废料直接倒入捷恰河。“车里雅宾斯克-65”所犯的另一个遗患无穷而又无法挽回的错误,是将提炼过钚之后剩下的放射性极强的废液,未经任何处理就排入加腊苏湖。据说湖中放射能的总量达1.2亿居里,超过了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泄漏时放出的约1亿居里放射能的数量。

1957年,车里雅宾斯克-65武器工厂里一个装着液状放射性废料的金属容器发生爆炸,方圆几千平方公里的地区内,有毒放射物遍地皆是。35年之后,携带仪器来这里的参观者通过测量发现,这里的辐射强度是通常标准的85倍。不管是谁,只要在这里呆上一年,他所受到的辐射将会是一个人可以承受的辐射量的20多倍。

当年的爆炸是由一个装废料的存储罐爆炸引起的。发生爆炸之前,存储罐的冷却系统失灵,液态废料开始干化,最后只剩下易爆混合物留在存储罐的底部。不久,失控的反应便引起了爆炸,3英尺厚的混凝土罐盖被炸开,使原子粒子扩散到将近1000平方公里的地区,放射性线形地带长达105公里,宽为8-9公里。生态学家玛丽亚·切尔卡索娃对前苏联核污染的情况非常担忧。她提供了如下情况和数字:在哈萨克斯坦的塞米巴拉金斯克试验场进行的成百次核爆炸,风将核辐射吹到了北方,污染了阿尔泰地区肥沃的农田;在各种建设项目和石油勘探项目中爆炸了100多个核装置,其中有些爆炸造成了污染;在伏尔加河沿岸的阿斯特拉罕城附近,进行过15次地下核爆炸,“挖”成了用于贮藏天然气的大洞穴,但是地质构成发生变化,放射性气体溢了出来;许多核废料设施不但建造得很粗糙,而且已陈旧不堪,又差不多快装满了,军事废料仓库和核电厂的废料库,都装满了核废料。在波罗的海沿岸索尔诺维博尔,列宁格勒专门工厂掩蔽在一片美丽的松林中。环境虽然优美,但被封存在一排排一层和两层的房屋的核废料却使人感到害怕。因为其中一些房屋有裂缝和漏洞,这里的辐射强度已超过通常标准380倍。叶利钦总统的一名高级助手阿列克谢·亚布洛科夫承认:“在我们所有的环境问题中,核污染问题是头号问题。”前苏联核污染的后果正在显示出来。据阿尔汉格尔斯克鱼类和海洋生态研究所报告,数以千计的海豹正死于癌症。海豹致癌的原因,就是海洋的放射性污染和来自前苏联在极地核试验场的放射性尘埃。在过去5年中,白俄罗斯的甲状腺肿瘤患者上升了22倍;在乌克兰的被污染地带,胃病和肾病患者增加了450%。类似的情况在美国也存在。1993年有报纸报道说,美国得克萨斯州出现过一群巨型蜜蜂,当地政府还兴师动众,调集部队捕杀这些巨蜂,但只打死了其中12只。据有关专家说,这些巨蜂很可能是由于受到核泄漏辐射的影响,发生基因变异造成的。

核污染问题在全世界都引人瞩目。妥善处理核污染的后果并非易事,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还需要相当长的时间。

内容摘自《核危机秘闻录》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

作者:黄甫生  匡兴华  黄小龙

编辑制作:陈晓黎 徐璐明

责任编辑:邢晓芳

*文汇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0
还可以输入300
Logo

文汇报

源于事实 来自眼界
Down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