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场动漫展中,get到接地气的笑点,通关幻想题材游戏
2018-07-12 12:37:41 作者:黄瑶 范昕

微信图片_20180712103202.jpg

这几天,南京西路位于人民公园7号门附近的玻璃亭台,展出了一系列“接地气”的漫画作品。《土味情话:你喜欢我哪一点》《减肥好难的》《Happy Together》……光听名字就很亲切的这些漫画吸引了很多行人驻足观看,会心一笑。

这个玻璃亭台,是上海当代艺术馆的特别展厅。而这组名为《漫漫来》的漫画作品展示,则是该馆正在举办的《动漫美学双年展——叙事曲》特设的展示单元,试图以“传统叙事方法+当代故事内容”的视角为公众开拓动漫美学新概念,打破观众对“动漫”以往的认知。

这些令人发笑的漫画作品出自两位年轻的漫画艺术家林晨曦和王曼霓。

微信图片_20180712101906_副本.jpg

▲林晨曦的漫画作品有种“丑萌”即视感

林晨曦带来的是一组搞笑日常漫画,她的风格很统一,没有艳丽的色彩和繁复的线条,只黑色几笔就勾勒出了形象丰满的人物。这组漫画的主人公形象很特别,蓬乱的短发、夸张的鼻孔,有种“丑萌”即视感。策展人沈楚楚告诉记者,作品展示的是漫画家本人真实生活的写照,记录的是她自己与身边人的点点滴滴。

合成图.jpg

▲王曼霓的漫画作品以艳丽的色泽冲击着观众的视觉体验

王曼霓的风格与林晨曦则截然相反。她的作品色泽绚丽,大胆将各种鲜艳的颜色拼撞在一起,冲击着观众的视觉体验。她作品中的主人公毛毛顶着一头荧光黄短发,身着“透视装”穿梭在灿烂美好的大千世界中,偶遇了许多奇奇怪怪的人和事。

这些漫画作品虽然没有文字表达,但正是这种无需语言文字表达的“图示语言系统”调动了观众的感官,引起共鸣。

微信图片_20180712101906.jpg

▲王曼霓与其展出的作品

行至人民公园内的动漫美学双年展主场——上海当代艺术馆,人们看到的则是以幻想题材游戏设定来策展的别样形式。此次展览的策展人沈楚楚告诉记者,游戏是一个很有感染力的载体,大众接受度颇高,用这样一个展示方式来传达动漫美学的概念,观众也能感同身受。《叙事曲》由丰富的故事内容和独特的游戏式设计为重点,让观众在游戏的虚拟世界中自由穿行。

8-徐敏-《指麾家》.jpg

▲徐敏作品《指麾家》

游戏的设定时间为2018年,以陆平源的作品《不要打开它》开始:诞生在普通家庭的你作为游戏主人公打开了这扇神秘之门,此刻时间突然跳转到2048年。打开门后,眼前出现的是周啸虎的作品《稍纵即逝》。他独具匠心地采用“以物观物”的形式,利用废弃的电子垃圾配合以高亮聚光灯投射在墙面上转换为光影书法,零散的日常物件棱角的剪影形成了“稍纵即逝”四个大字,以此来提醒你时间的流逝之快。

继续向前走,你将遇到马良的作品《爸爸的时光机》。《爸爸的时光机》的创作灵感来自马良与他父亲之间的真实故事。他的父亲患有阿尔茨海默病,渐渐遗忘了许多事情,这个作品是马良送给父亲的礼物也是为了完成自己的心愿。

7-马良-《爸爸的时光机》.jpg

▲马良作品《爸爸的时光机》

这两个作品代表着不同的选择,但无论选择哪一方,当你走进二楼时就会明白面临的其实同一个结局——“意识暂留区”,这也是游戏的高潮部分。为了颠覆以往的观展方式,策展人特别设计了以飞行器代步观展。展口排了五颜六色的轮椅,你可以坐上轮椅慢慢走进游戏。在这里,你将面对实体与意识分离的抗争,出自夏瀚之手的交互类游戏《迷雾》与《最后的守望者》也与此次展览的故事相贴合。沈楚楚说,“这两个互动游戏是我们特别委任的作品。”

时间跳转到2300年,人们抛弃有机躯体将意识上传到电脑网络形成“暂停区”。游览过程中,人们看到的李珺的《存档失败》、乐毅的《登月之灾》等作品都与这一主题有关。

2-乐毅 《登月之灾》(2).jpg

▲乐毅作品《登月之灾》

直至2310年,意识迁徙工程全面完成,地球成为“意识星球”,此时游戏也结束了。在游戏出口处,策展人精心设置了一道关卡:必须输入密码才能走出去。而密码就藏在展览中。沈楚楚透露,整个游戏的设计灵感来自电影《头号玩家》。正如《头号玩家》中老人詹姆斯·哈利迪留下的游戏线索,其实是不难寻找的,但只有用心感悟的“玩家”才能完美“通关”。

意识暂留区.jpg

▲展厅以幻想题材的游戏设定来布置作品

作者:文汇报实习生 黄瑶 记者 范昕

编辑制作:范昕

责任编辑:邢晓芳

*文汇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0
还可以输入300
Logo

文汇报

源于事实 来自眼界
Down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