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幕戛纳电影节的丧尸片,竟然是部小清新
2019-05-15 17:40:48 作者:木头人

p2556126303.jpg

第72届戛纳电影节正式开幕,作为开幕片的《丧尸未逝》也迎来了首映。贾木许第九次的戛纳之旅,很可能又是一次颗粒无收,但更可能,贾木许自己就根本不在乎。《丧尸未逝》是贾木许一个自娱自乐的玩票小品,也是一次自我解构的自嘲之作。

福茂选择《丧尸未逝》作为本届戛纳的开幕片,或许与上一届法哈蒂《人尽皆知》遭遇的恶评有关:与其让大家在昏昏欲睡中度过开幕之夜,不如轻松加愉快地来个清爽开头。于是在笑声不断的氛围中,电影里的人类世界迎来了贾木许式的世界末日。

一个叫森特维尔的小镇开始出现各种异象:白昼变长,动物异常。没人想到,这是死者“重生”的前兆……光看故事梗概,《丧尸未逝》和其他丧尸类型片毫无区别。但就像《唯爱永生》是贾木许才拍得出来的另类吸血鬼,《丧尸未逝》也是只有贾木许才拍得出来的奇葩丧尸片。

untitled.png

某种程度上来说,《丧尸未逝》其实可以看做《唯爱永生》的变奏式续作。如果你还记得《唯爱永生》的结尾,两位主角在奄奄一息之际还调侃了一把人类争抢石油的你死我活,到了《丧尸未逝》里,导致丧尸出现的原因正和人类对能源的渴求有关(连异变的预兆方式都一样,贾木许到底是有多喜欢蘑菇?),更别提在《唯爱永生》里,吸血鬼们对人类的称呼,就是“Zombie”(丧尸)。

但不仅仅只有《唯爱永生》。这部云集了诸多贾木许电影中熟悉面孔的电影,其故事发生的地方名为“Centerville”(中央之城),对于一直把描绘边缘人物作为创作母题的贾木许来说,本身就是一个饶有趣味的设置:这个地方就像是一个贾木许世界的中心,所有贾木许元素都聚集在了这里。

untitled2.png

《丧尸未逝》看似包含了很多政治或社会议题:川普、消费主义、现代社会……但这些全部都止于蜻蜓点水的层面,浅显得禁不起深思(用丧尸隐喻行尸走肉的现代人实在是算不上有新意)。对于老文青贾木许来说,政治和社会议题从来都只是他电影中点缀性质的存在(或者说是制造冷笑话的由头),他的那些稀奇古怪的趣味,才是其独特电影感的来源。贾木许甚至在《丧尸未逝》中安排了这样一个充满自我投射性质的人物:一个由Caleb Landry Jones扮演的角色,是个超级影迷,是个喜欢收集各种稀奇古怪东西的怪咖,有着独特的音乐品味,他在电影中得到一句“注意细节”的箴言。而我们都知道,贾木许的电影,总是关注那些细小而重要的事情。

MV5BNjhlMGJkZjYtMzJhMi00ZmIyLWEwODEtNDkxYWFlODM1N2E4XkEyXkFqcGdeQXVyODEwMTc2ODQ@__V1_.jpg

于是熟悉贾木许电影的影迷,很容易就能发现其中出现的无数“贾式迷影梗”:《鬼狗杀手》的武士道、《神秘列车》的电台、《帕特森》的名字……当电影中出现三位克利夫兰文艺青年机缘巧合地来到这个地狱之地,你很难不想到《离魂异客》等一系列出现过“克利夫兰”这个地名的贾木许电影,然后自以为掌握了和导演之间的神秘默契,而会心一笑。

通过元素的堆砌,《丧尸未逝》更像是一个贾木许彩蛋组成的电影,一个“贾木许细节宇宙”。但这与其说是自我致敬,不如说是一种自我解构,年近七十的贾木许或许是到了这样一个阶段:热衷于自我调侃,敢于自我否定,同时也困于自我重复之中,乃至于到了最后,他甚至用了一种打破第四面墙的方式,借演员之口,来对自己进行了一次后现代式的自我嘲讽。然后又反过来利用这种嘲讽,来为编不下去的自己挽回结局。这成为《丧尸未逝》最吊诡之处:当他以反消费主义的宣言作为结尾的同时,这个结局同时也是自我消费的。

MV5BMjNhNjQ1OTgtNGYxZi00MDQ0LWJmNzctNzZjZDg3NjE3OWNjXkEyXkFqcGdeQXVyODEwMTc2ODQ@__V1_SY1000_CR0,0,1502,1000_AL_.jpg

但不可否认的是,《丧尸未逝》是一部让人愉悦的电影。且即使不是贾木许的迷弟迷妹,《丧尸未逝》依然为一般观众准备了足够多的笑点(其中更有一个只有华语观众才能get到)。当全场观众因为一个调侃老司机出演《星球大战》的梗而哄堂大笑的时候,依然不禁会感叹,这种挥洒自如的冷幽默,总是贾木许的过人之处。在戛纳的开幕之夜,能看到这样一部流畅有趣的电影,知道贾木许玩得开心,作为观众的我,看得也挺开心,好像也足够了。

反正大家都知道,开幕片总是拿不到金棕榈的。


来源:深焦DeepFocus

作者:木头人

编辑:王筱丽

责任编辑:柳青

热门评论
打开文汇APP,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Logo

文汇报

源于事实 来自眼界
Down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