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出冒险猎奇套路,《暗涌》中“环球飞人”的悲欢何以令人信服
2019-11-08 19:11:36 作者:许旸

people-woman-coffee-meeting.jpg

工作、留学、游学、旅行……眼下的全球化时代,满世界飞的流动迁徙场景时刻上演,“空中飞人”的人生经历背后,“暗涌”着哪些悲欢离合?作家二湘继《狂流》后,推出“命运交响曲”系列第二部长篇小说《暗涌》,将文学聚光灯投向当代环球行走录,捕捉一部分群体的现实处境,也戳中不少人普遍的心事郁结:命运有太多随机转盘,迈向交叉路口的这一步究竟孰对孰错?

《暗涌》细述了海外华人吴贵林因缘际会周游列国,辗转多个城市的故事,从喀布尔到硅谷,从上海到深圳,亚的斯亚贝巴,走南闯北,行走四方,四大洲五大洋走了个遍,堪称当代“华人版尤利西斯”。小说从人生中段的遭难起笔,贵林作为联合国外派计算机培训师到了阿富汗国家统计局;后从留学工作中跳离,海归回国创业;此后细细讲述贵林于湖南邵阳出生、随养父母到大连等地读书、再到考取北大数学系的往事等。

14163213ky6f.jpg

“小说有着鲜明的‘全球性’‘跨国性’,从不同地方的生活场景中能清晰捕捉当地的鲜活画面。如何令人信服地勾勒多种空间的密度、形态,引发读者的情感共振,其实正是这部小说的难度所在。”日前在上海钟书阁徐汇店举行的新书分享会上,上海文艺出版社副社长李伟长说。

人生聚散中,灞桥官道雨濛濛,正如题记云:“时间是离弦的箭,是无限的空,是不断的开始与不断的结束”,贵林不断地离去、归来、再离去,以求安所。在评论界看来,《暗涌》没有仅仅满足于讲述冒险猎奇、环球旅游,叙事重点从地理空间腾挪转向心海泅渡,力求透过表象挖掘事物背后的人性、困境并试图找到答案。

“从乡村到城市,从南方到北方,从东方到西方的迁徙路线图,正是我所亲身经历的。把成长经历混杂在如此一副波澜起伏,横跨东西的时代画卷里是新奇的写作经验。”小说时间跨度纵横四十年,之间不断回闪主人公贵林成长过程中的重要场景和事件,从他和几个人物的交往中,可窥见一路成长的痕迹。“写城市就会写到欲望。城市是和欲望纠缠在一起的,城市因为欲望而越来越高,越来越宽,欲望钻进了城市的每一个毛孔,每一粒尘土。欲望,或者也可以称作是梦想的东西让城市加速旋转。”二湘谈及创作感受时说,她试图多方位感受这些城市,努力扑捉细节,感受这些城市的声音和气味,光亮和阴影,沉浮和叹息。

11.PNG

《暗涌》

二湘 著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小说保持了可读性与艺术性两种特质间的平衡,有好看的剧情情节,塑造了生动立体的人物,同时在技术表达上有它的追求。”在上海译文出版社副总编辑黄昱宁看来,文学发展到十九世纪之后,其实在某些地方有一点点走偏了,“把表达作为唯一目标,而包括《暗涌》在内的不少小说从某种程度上正试图恢复与读者之间的关系。”

因此,不管是写战争和创伤,写职场和创业,写城市和欲望,还是写故乡和童年,《暗涌》都铺陈了很“抓人”的戏剧性,“透过这些表象我想探索人心和人性,追问生命的真谛。除了对命运,对自然和对神灵的敬畏,还有什么?”而作者的困惑与思索也写在字里行间。

故事结局是小说中新毛叔叔预见的“人生几何,非方即圆。去如朝露,非黑即黄”,而第五卷中的“非黑即黄”则是开放式结局。“其实生活本来就是不确定的,或许根本没有结局,或许不止一个结局。这一生一世的努力是终究归零(钟贵林)还是不会归零(吴贵林),答案亦是在你的心中,在宇宙间从不会被吹散的风中,在时光深处一点点涌来的暗流里。”


作者:许旸

题图:pixabay

责任编辑:卫中

*文汇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热门评论
打开文汇APP,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Logo

文汇报

源于事实 来自眼界
Down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