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大幻想”
2020-01-09 19:44:57 作者:东日

美国著名国际关系学者、进攻性现实主义理论的代表人物、芝加哥大学教授约翰·米尔斯海默的代表作《大国政治的悲剧》中译本在2002年推出。该书的逻辑是,在两极或多极的世界体系下,大国无法确信其他国家的意图,只能按照现实主义的指令行事,以牺牲对手的利益为代价获取权力,彼此之间展开安全竞争,以使自己变得更加强大,生存前景更加光明。

而他最近的著作《大幻想:自由主义之梦与国际现实》(2018)讲的是,在单极世界中,唯一的大国不必按照现实主义的原则行事,因为它的生存没有任何威胁,不必展开安全竞争。在这种情况下,美国按照自由主义霸权(一种极端自由主义的外交政策)的原则,在全世界“东征西伐”,企图用武力解决和颜色革命,将更多的国家转变为“自由民主国家”,以自身的形象重塑国际体系。然而,米尔斯海默认为“从一开始自由主义霸权就注定会失败,事实也是如此”。围绕着这一论断,全书从厘清自由主义的基本假定和核心概念出发,阐述了作者对人性和政治的看法,讨论了政治自由主义与一个国家国内政治之间的关系,以及它与国际政治是如何联系起来的。这一理论分析对于理解美国外交政策的思想与实践、当今国际政治的现实,以及我们应该釆取的国际战略都是很有启示的。这里拟从以下三个方面对该书作点介绍和分析。

第一,三种主义的分析框架。该书用了很大的篇幅分析自由主义、民族主义、现实主义三种思潮,以及它们如何相互作用从而影响当代国际政治。作者认为自由主义霸权是一项雄心勃勃的战略,但却是不可能的梦想,因为民族主义将世界划分为各种各样的国家,每个国家都有独特的文化。当发生冲突时,民族主义几乎总是占据上风。自由主义也不符合现实主义原则,因为当今国际体系的结构是无政府的,而不是等级制的。各国如果想生存下去,除了按照均势逻辑行事,别无选择。作者的论断是民族主义和现实主义几乎总是压倒自由主义,世界很大程度上被这两种强大的主义所塑造,继而呼吁美国领导人明智地放弃自由主义霸权,基于现实主义奉行更加克制的政策,恰当地理解民族主义如何对大国形成约束。

第二,二三十年来的时代背景。1990年代初,美苏争霸的结果是世界进入单极体系,美国成为唯一的超级大国,由此开始其自由主义霸权的时代。按照米尔斯海默的分析,到2016年左右,中国和俄罗斯再次进入大国行列,国际体系又从单极转向多极,大国政治重新回归,这意味着美国不再能够无拘束地追求自由主义霸权,而必须按照现实主义均势的逻辑行事。

第三,美国的“大幻想”会破灭吗?毫无疑问,随着国际体系结构逐步走向多极化,美国对外关系中的现实主义取向势必重新抬头,因为当国际体系中有其他大国时,不可能追求自由主义霸权。这一点美国领导人在理论上是清醒的,特朗普政府已经明确“大国竞争再次成为现实”,而且“大国竞争,而非恐怖主义,如今成为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的主要焦点”。美国有“十字军”冲动的传统,使得统治精英,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在行动上都热衷于或不得不在国外推广自由主义,追求自由主义霸权,而不管这个战略和政策曾遭受一次又一失败。在世界多极化时代,美国的对外关系战略和政策应该是在意识形态挂帅和利益至上的两端摇摆,在自由主义、现实主义和民族主义三者之间寻求一个平衡点。而未来的中美关系也势必探索并形成新的行为边界和互动模式。



作者:东日
编辑:刘迪
责任编辑:李纯一


*文汇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0
热门评论
打开文汇APP,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Logo

文汇报

源于事实 来自眼界
Down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