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兰花,马兰花,风吹雨打都不怕……”这首童谣的背后,有一个难忘的人
2018-10-19 22:00:53 作者:童薇菁

77777777.JPG

“马兰花,马兰花,风吹雨打都不怕,勤劳的人在说话,请你马上就开花。”这首经典童谣,曾经伴随着许多中国孩子的童年,成为他们儿时最经典的美好回忆。你可知,这首儿歌是由谁创作的吗?

《马兰花》最初是一部儿童剧,他的作者就是由中国福利会儿童艺术剧院首任院长、中国儿童剧最具代表性的作家和舞台艺术家——任德耀先生。今年,正值培育这朵《马兰花》的任德耀先生诞辰100周年。“托起明天的太阳” 纪念中国儿童戏剧的开拓者任德耀先生诞辰100周年研讨会日前在沪举行。

神奇的“马兰花”绽放了60余年,她以顽强的生命力,在一代代孩子们的记忆中,留下了美好的印象。它不仅有过各种舞台艺术版本,至今盛演不衰,还被俄罗斯、美国、日本、挪威等国改编。中央电视台动画部根据任德耀原著《马兰花》制作了电视动画,于2006年6月播出。

他创作的这首马兰花,已经穿越时空,凝固成为劳动者的赞歌。

55555555.JPG

任德耀的一生始终坚持在儿童剧战线,始终耕耘着儿童剧这块园地,他创作了23部儿童剧,3部儿童电影,导演各类戏剧与节目38个,在中国儿童戏剧史上烙上了他特有的风格和美学的追求。他将他毕生的希望、理想、追求、探索,化为新中国儿童剧事业的勃勃生机。

“有人以为从事儿童戏剧工作是‘小儿科’,其实不然,儿童剧院演员和儿科医院的医生一样,需要有更精湛的技艺和崇高的品德。”任德耀在给现任中福会儿童艺术剧院院长院长蔡金萍的信中这样写道。

“一要热爱儿童,全心全意为伺候孩子们的事业奉献出自己的一切;二要努力学文化,没有高度的文化基础,就不能理解剧本的精髓和艺术形象的心理,要把最美好的艺术献给孩子;三要永不满足,精益求精,要把新的艺术、新的思想传给孩子,”这是任德耀给新一代儿童剧工作者提出的要求。

21a4462309f79052588b0b2908f3d7ca7bcbd515.jpg

1956年6月1日,《马兰花》作为中国儿童艺术剧院的开院大戏在北京首演,60多年来,中国儿艺曾经6次复排《马兰花》,60余年长演不衰,创造了中国儿童戏剧史上的奇迹。

中国儿童艺术剧院的院长尹晓东说,之所以《马兰花》有如此持久的艺术生命力,首先得益于任先生的剧作才华和同小观众完全平等的创作态度。

马兰花取材于流传较广的民间故事,故事本身似乎没有什么别出心裁的特意之处,但在任德耀笔下,让这个题材焕发出了新意,通过对大兰的虚伪、贪婪、懒惰、自私自利性格的描写,对小兰的朴素、勤劳、善良、热爱劳动的性格特征刻画,表演出了大小兰姐妹俩不同的人生态度。两个鲜明对照的形象,让小观众在观赏过程中,形成了鲜明的爱憎态度,进而树立正确的三观。

574e9258d109b3debef6ad90c4bf6c81810a4cf8.jpg

任德耀在组织情节、塑造人物,以及安排歌舞场面的创作过程中,全都是从儿童的思想感情和趣味出发,同时也为艺术的二度创作提供了广阔的空间。这个戏在不断打磨和开拓创新中,为中国儿童艺术剧院培养了一代又一代儿童戏剧艺术人才,也在一定程度上奠定了中国儿童艺术剧院的艺术风格和创作道路。

中福会儿童艺术剧院导演、演员张承明说,我们印象当中的任德耀就是一个性情中人,几乎每天来得最早,有时候我们看见办公室灯很晚还亮着,他把自己一生都献给了儿童戏剧事业,他是全心全意的,这一点我们所有的人都是一致公认的。儿艺在他的领导下,就像一个大家庭,他就像这个家的家长,我们这代人就在儿艺这个大家庭中,受到他多次严厉的批评和亲切的关爱下成长起来的。著名编剧欧阳逸冰回忆起他和任德耀的往事,打动了很多人。

“1997年,中福会上海儿童艺术剧院演出我的新作《享受艰难》,我来了以后知道任德耀先生住在华山医院13层,我拿着两篮花走上去看他,在敲病房门之前我不知道要跟他说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说,绝症对一个人来说意味着什么,对一个热爱他的朋友来说又意味着什么。我闯进去了,进去后他笑嘻嘻的赶紧把我拉到他的床边,床边褥子底下他压着一堆报纸,都是剪报,他给我看这是什么,那是什么,都是北京报纸报道中国儿童戏剧的消息,报道我的创作的消息,他对儿童戏剧和我那么关注,很精心的剪下来就搁在自己的褥子底下。当时我跟他说什么呢?我们就要永远分离了,他对我在生命最后一刻那样满腔热情关注我,关注中国儿童戏剧的后来者。我只好跟他东拉西扯,跟他扯摘豆苗,把能吃的都扔了,把不能吃的留下来了……所有这些,每一个镜头每一个画面都是那么真切,然而这一切都要过去了。我最后很艰难地跟他告别,在华山医院13层病房走廊里,他非要送我,走不了几步就到了电梯门前。我看见电梯冰冷的铁门,我想假如我跳上电梯,我们是一个在电梯内,一个在电梯外,砰的一声悄悄的电梯门一关,就意味着我们从此不再见面了。所以我跟他说我们慢慢走,别上那个电梯,我们在电梯旁边绕了一下回去了,又绕了一下回去了,整整转了三圈,最后还是得走。我不忍心跟他在电梯门口告别,我把他推回了病房,转身我赶紧跑,我知道我的眼睛湿润了,我忍着眼泪……”

剧作家陈达明少年时代在少年时代曾经看过《马兰花》,“后来我的女儿也看的,女儿现在也近50岁了,我的外孙女又接着看了,所以从我们家来讲就是三代看过,那么从全上海、全中国,他到底影响了多少人。他通过这个戏告诉了人们真善美,给了孩子们很好的人生价值取向的启蒙教育,而且这种教育是非常生动的。”上海戏剧学院院长荣广润上世纪50年代末在无锡看过《马兰花》,正是这部戏影响他参加课余演剧活动以及最后报考戏剧学院,成为一个戏剧人。他至今清楚记得,“《马兰花》里狗尾巴草与喇叭花谈恋爱非常好玩,比主要故事都有趣。”

作者:童薇菁

制作编辑:童薇菁

责任编辑:王磊

*文汇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0
还可以输入300
Logo

文汇报

源于事实 来自眼界
Down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