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起义中粟裕负伤倒地动弹不得,排长却卸下他的驳壳枪丢下他走了……

文汇客户端

粟裕.jpg

▲粟裕

1927年4月,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中国大革命走向低潮。粟裕义无反顾地参加南昌起义,追随朱德、陈毅到达井冈山。粟裕这一段的经历十分艰辛,但革命意志非常坚定,表现了崇高的革命理想。

经历三河坝分兵

8月6日,粟裕所在的警卫队奉命出发,负责南昌起义军指挥机关的警卫任务和押运武器弹药任务。粟裕除随身带的驳壳枪和子弹外,还身背两支步枪、200多发子弹,加上背包、军毯、水壶、饭盒、铁镐、铁铲,共有30多公斤。另外,每一个班要抬一顶大帐篷,每人还要照管一个挑枪支弹药的民夫。8月盛夏,每天行军三四十公里,又热又累。如果谁照管的民夫中途跑了,那些枪支弹药就得自己挑。这是粟裕经历的第一次长途行军,也是第一次巨大考验。

在南昌起义军向广东省进军途中,由于领导上的原因、政治工作薄弱,加上天气炎热,逃跑士兵和病号剧增,部队减员相当严重。起义军离开南昌市不远,刚行抵江西省进贤县时,蔡廷锴就率部离开了队伍。南昌起义军到达临川县时,已减员6000余人,并遗弃了部分枪支。8月底至9月初,起义军在赣南瑞金县(今瑞金市)、会昌县境内,与广东省前来堵截的国民党军进行了多次激烈战斗。起义军虽然歼敌6000多人,缴枪2500支,但自己伤亡近2000人。其间,又有第二十军第二师第五团叛逃。至此,南昌起义军只剩下1万余人。会昌战斗之后,粟裕奉命带领一个班将缴获的枪支装上船,押送到广东省东江。

9月下旬,南昌起义军攻占广东省潮安县(今属潮州市)、汕头地区后,才得到短暂的休整。接着,南昌起义军主力经广东省揭阳县(今揭阳市)向丰顺县汤坑西进,在白石地区与敌作战失利,损失惨重,被迫退向普宁县(今普宁市)流沙地区。10月3日,起义军主力在向海丰县、陆丰县(今陆丰市)转移途中,在乌石地区遭到敌军截击。第二十军第一师、第二师溃散。第十一军第二十四师仅剩1300余人,后在该师第七十团团长董朗和师党代表颜昌颐率领下,退入海陆丰地区,参加当地的革命斗争。

南昌起义军主力出动后,粟裕所在排奉命在潮安县城留守,负责后勤部门和物资仓库的警戒。留守潮安县城的起义军力量单薄,在国民党军的围攻下不得不撤到城外。粟裕所在排的任务,是保卫后勤部门领导和其他干部的安全。他们找到几条船,东渡韩江,准备经广东省饶平县去大埔县三河坝,同第二十五师会合。

原来,贺龙、叶挺率南昌起义军主力挺进潮安县、汕头地区时,把第十一军第二十五师作为潮汕的前哨,留在三河坝警戒敌人。为加强部队领导,叶挺致信第二十五师师长周士第,命令由第九军副军长朱德统一指挥该师和第九军军官教育团。后来看,南昌起义军分散行动的决定是错误的,容易被敌人各个击破。10月1日至3日,第二十五师在三河坝遭国民党第三十二军两个多师的进攻,激战了三天三夜。第二十五师参谋处长游步仁、第七十五团第三营营长蔡晴川等数百名官兵牺牲。10月4日凌晨,第二十五师在朱德、周士第的指挥下撤出战斗,向潮汕地区前进。此时,第二十五师还不知道潮汕已经失守,南昌起义军主力已经失败。第二十五师行进至饶平县附近时,得知南昌起义军主力失利的消息,于是停止了前进。第二十五师还约有2000人,三个团的建制也都还保持着。从潮汕地区撤退下来的零星部队和人员,陆续到达饶平县的五六百人,也会合到了一起。粟裕到达饶平县时,第二十五师已经先到了。

第一次负伤

第二十五师失掉与领导机关的一切联系,成了南昌起义军余部。朱德认为,南昌起义军主力虽然失败了,但起义旗帜绝对不能丢,武装斗争的道路一定要走下去。鉴于国民党军队云集在周围,可能随时扑来,起义军必须尽快离开此地,甩开敌人,否则就有全军覆没的危险。经过慎重考虑,朱德决定脱离敌人,避免与敌交锋,向敌人力量薄弱的闽西、赣南地区转移。起义军把负伤人员交给饶平县共产党组织分散安置,并留下了一部分枪支。10月7日,朱德率领起义军余部从饶平县出发,踏上了艰苦转战的道路。10月16日,起义军余部到达闽赣交界处的福建省武平县。

朱德在南昌起义时用的驳壳枪.jpg

▲朱德在南昌起义时用的驳壳枪

南昌起义军余部向西北转移的行动,很快被敌人发觉。10月17日,国民党第三十二军军长钱大钧率领第十八师追到了武平县。起义军寡不敌众,加之缺粮少弹,无法与强敌持久地硬拼硬打。激战两个小时后,朱德下令部队撤出战斗。起义军向武平县西北方向转移,粟裕所在排奉命掩护。粟裕和战友们一阵猛打,敌人不知虚实,慌忙退却。

突然,一颗子弹从粟裕右耳上侧头部颞骨穿了过去。粟裕只觉得头部猛然受到一击,随即倒在地上,动弹不得,心里却依然很明白,只听排长说:“粟裕呀,我不能管你啦。”随后,排长卸下粟裕的驳壳枪,丢下他走了。不久,粟裕从昏迷中苏醒过来。刚才还血肉横飞的战场,此时静得可怕。粟裕当时只有一个念头:无论如何要站起来,赶上部队,绝对不能离开革命队伍。他咬紧牙关猛地站了起来,但腿一软身子一晃,又倒在地上。粟裕用力顺着山坡往下滚,一直滚到了路边一片水田里。正好有几个南昌起义军战友沿着山边走来,发现了粟裕。他们连忙把粟裕扶起来,给他包扎好伤口,搀着他赶上了部队。粟裕一生六次负伤,这是他第一次负伤。

武平县西北五公里处有一条山路叫石径岭,地势险峻,悬崖峭壁间只有一个隘口可以通过。南昌起义军余部要向西北转移,这是一条必经之路。经过侦察,起义军发现隘口被地主武装民团占领着。为了出其不意制伏敌人,朱德率领几个警卫人员,从长满灌木的陡壁攀登而上,从侧后发起进攻。战斗力本来就不强的民团,遭到突然打击,丢下武器四散逃命。朱德站在断壁上,手握驳壳枪,指挥部队胜利通过了石径岭。

经过武平县城战斗和石径岭战斗,南昌起义军余部摆脱了国民党军的重兵追击,进入了赣南山区。饥饿、疲惫、伤病折磨着官兵,革命前途十分暗淡。逃跑、叛变的官兵每天都有,粟裕却坚持了下来,他拖着重伤的身躯,坚定地跟着部队前进。

——摘选自《党史博览》2013年06期


作者:刘志青
编辑:周怡倩
责任编辑:徐坚忠

*文汇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